当前位置:首页>玄幻 >

异世人生第三十五章 熟悉

发布时间: 2019-04-07 21:04:58

有如秽物般令人作呕、窒息的气息灌入鼻腔,即使掩鼻遮挡,嘴巴仍不时会吸入一些气体,引得身体想将胃里还未消化的食物全数吐出。

皮肤被灼热的空气烧烤,表面变得乾涩无比,导致温度异常飙高的源头是那漆黑如墨的烈焰。

蚀燃邪尊.九婴鸒翦降临螺西镇的佣兵公会。

白凤炎感受到邪尊散发的压迫感,以及巨大磅礡的邪力,对方光是站着,还没有施展武力,就已经让人心生畏惧。

「不说话,是因汝恐惧现在的本邪尊吗?」

正在汇聚神凤涅槃力量準备治疗伤势的白凤炎,一边思考着应付邪尊的对策,没有开口回答邪尊的问题。

他没有空害怕,他还有重要的人等着他活着回去。

白凤炎的脑海中先是出现了金水、沧沧、泰雅婆婆的脸孔,最后冒出了披着一头雪白长髮的曼妙身影。

......啊啊都遭遇危险了还想鸮雪干嘛!

白凤炎用力甩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起寒鸮雪的面容,以及最近与她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他现在得先努力存活下来,没时间想东想西的。

......只要顺利从这里逃出去,或是撑到援军抵达就可以了,没问题的,我做得到。

「汝可真无趣,照这几年我在你们人族城镇看过的剧场里演的,主角在这种情况都会问反派一些问题,像是汝不想问问,为何本邪尊会附身在这个人族蝼蚁上吗?」

见白凤炎一句话都不说,九婴鸒翦继续开口,一点出手的打算都没有。

......这家伙怎么回事?照鸮雪跟我提过的传说内容所言,天孤凤鸣可是杀死他的仇人,可他却迟迟不对我出手,他难道就不怕时间拖久了,会有其他援兵赶来吗?这太奇怪了。

「不用想也知道,鸮雪想找出天孤凤鸣,而你有想找到,理所当然,你一定会监视着鸮雪的一举一动,等她一找到,你就可以马上现身出手杀死天孤凤鸣,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亲自附身在人身上,就不怕被圣教的人发现吗?」

即便心里有疑问,为了拖延时间等帮手到来,白凤炎还是回应九婴的问题。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本邪尊的不共戴天之敌,这点小儿科的推理根本难不倒汝。」

震耳的咆笑自九首鸟人的尖喙中发出,白凤炎的耳膜彷彿要被音量给击破。

「本邪尊就以回答汝的疑问作为汝的赏赐,本邪尊力量强大到能抑制邪力不被他人察觉,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具蝼蚁躯体的异能。」

语毕,黑暗突然慢慢垄罩整个空间,残破的木桌椅、鲜血未乾的尸体、断裂的刀剑通通没入黑暗,九婴鸒翦腹肌结实的肚子鼓胀起来,在成长到比酒桶还大后迅速缩回,沿着长长的脖颈继续鼓胀,到双颊整个鼓起,利喙张开,一颗巨大的紫光球体喷出,飞射到公会大厅的天花板炸出炫目的紫光,令白凤炎睁不开眼睛。

回过神来,双眼在适应光线后慢慢睁开,呈现在眸子里的是一片废墟。

撕裂开来的帐篷顶,烧毁的木屋房舍可见焦黑成炭的柱子,折断的旗竿顶端繫着破烂髒污的布条,这似乎是面旗帜。

天蓝色底的旗帜绣着一对凤凰,一凤一凰,皆呈白色。

......这是天羽部落的旗帜!

白凤炎曾听寒鸮雪提起天羽部落的旗帜样式,她说每一位看着旗帜长大的人鸟族孩子,都会感激天孤凤鸣保护浮云岛的功绩,想努力成为强者,保卫家园。

白凤炎还记得,寒鸮雪讲述这段话时,脸上洋溢的开心笑容。

......那些笑容,莫非也是假的吗?

察觉自己又不小心想起攸关寒鸮雪的事情,白凤炎敲敲自己的头,回神观察四面八方。

「回到熟悉的故乡,别有感触对吧?天孤凤鸣。」

循着声音转身看去,九婴鸒翦就站在距离他半公尺左右肢之处,其身后有一块椭圆形的石板。

九对眼瞳俯视着白凤炎,眼里尽是充满恶意的嘲弄。

「蝼蚁的异能便是收纳,本邪尊特地操纵着蝼蚁将浮云岛收进体内,为了有朝一日见到汝时,能以此地做为本邪尊复仇之战的舞台。」

......怎、怎么回事!?

听着九婴鸒翦的话语,看着九婴魁梧身躯的白凤炎越发觉得有件事情相当的奇怪。

「不过这个做法有个坏处,蝼蚁收纳的东西越大,身体便会渐渐坏死,为了让躯体不会崩坏,本邪尊只好施放更多的邪力来巩固蝼蚁的身体。副作用是,蝼蚁的思绪会被自身潜意识底下的邪念佔据,汝看,附近不就有些被玩弄凌辱过的少女死尸吗?这便是蝼蚁被邪念主导所做出的行为,真是让本邪尊对人族的丑恶甚感欣喜。」

......糟糕,他竟然来这招!

白凤炎无法将注意力放到九婴的话上,他正焦急的思考对策。

原因是,现在的他动弹不得。

双手原本偷偷凝聚起的白焰不知为何消失,四肢在转身后便无法行动,内力也被封锁,武学也不能施展,已如废人。

「废话结束,布下束缚住汝的阵法可是费了本邪尊不少功夫呢,不擅咒术的本邪尊只能以咒数卷轴施术了。」

九婴鸒翦九首一同靠近白凤炎,白凤炎能感觉到他高温炽热的鼻息,若是呼个几口气,恐怕就能将身上的亚麻外衣烤焦。

「本邪尊接下来要将汝的肉一片片慢慢地撕咬下来,让汝嚐嚐本邪尊被汝逼退到异空间里,被空间波削肉剔骨的痛苦,放心,本邪尊早已替汝的同伙备好观众席,汝等就好好体会何为地狱吧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

猥琐、刺耳的狂笑响彻整个浮云岛,此地毫无被声响惊动的飞禽走兽,只余满地的尸骸死躯。

###

泰雅用通讯咒器通知警卫队前去支援,警卫队说十五分钟后便会赶到。

心中依然觉得不放心的泰雅,再度从碎花长裙的口袋里拿出通讯咒器。

「什么!?阿炎出事了!在佣兵公会吗?好偶知道了,阿婆,阿水就在偶旁边,偶们马上赶过去帮阿炎。」

「凤炎为了救您在佣兵公会遭遇危险!?好,我马上赶过去,婆婆您先回大树传说等我们的消息。」

再向白凤炎身边可靠的三人求救之后,泰雅便踏上回到大树传说的路途。

双手紧握举至胸前,泰雅看着上天于心中祈祷。

......伟大的创世神张一帆,老身祈求您一定要保佑小凤炎、小沧沧、小金水还有小鸮雪他们几个人能平安归来,老身在这里拜託您,保佑他们。

###

一关闭通讯咒器,便马上自书店门口张开翅膀飞上天的寒鸮雪,乘着风朝佣兵公会的方向加速拍动白翼。

高空中吹拂的风掠过雪白的髮丝。

再接到泰雅通知说白凤炎遇到危险后,竟然会直接将手中刚买的书籍丢于地,连思考都没思考就展开双翅往佣兵公会冲。

......我到底是怎么了?

竟然会替自己打算利用的男人感到担忧,自己一定是疯了,寒鸮雪情不自禁这么想。

......连先前预估计画生变时拟定好的备案都没使用,这实在不像我。

当初她早就设想过藉由发生关係,逼迫白凤炎替她复仇的计画会被白凤炎察觉、怀疑,为了应对发生这样的状况,她原本打算在怀疑时继续演戏、欺骗他,或是霸王硬上弓地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但,她当时心中却萌生出强烈的愧疚,以及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浓浓情怀,冲破她的理智,使她向白凤炎说出所有的一切,导致计画失败。

......在河畔远望他时,明明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之后与他的相处都总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

作者的话:

我无话可说,想不到ㄅ~╰(´ิ∀´ิ)╯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玄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