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 >

石与梦Chapter 005─离开与休息

发布时间: 2019-04-13 16:31:53

将手中的白骨摆在一旁,梁芷快速地站了起来,但因为先前流太多血的缘故,站起来后眼前一片白茫茫的。

梁芷又重新坐回去那个平台,等到白色退去,她才缓慢地站起来。

深吸一口气,梁芷眼神複杂的看向那一只三头犬。虽然不太想相信,但那些人大概是被牠们吃掉了。

不过虽然如此,还是有一大堆问题没解决。像是那块黑石的发光原因和遗失到哪里了,以及真正的卫楷云是否平安,还有她目前所在的地方和手臂上的伤口等。

梁芷大叹一口气,走下平台,环顾四周后找到了唯一的一扇门。她快步走过去,谨慎地转动了一下门把。

之后,她鬆了一口气,门没有锁。

但是,她又皱起了眉头。

因为她不知道如果现在贸然出去会不会遇到刚才那群人的同伙,没遇到是最好,但一遇到......她可没有那个自信去打赢敌人。

像是知道梁芷的心思,那只三头犬走到她的右侧,由左边的那颗头轻轻地用鼻子顶了顶她的右手肘。

感受到三头犬的动作,梁芷心一暖,笑了出来,伸出右手把三头犬的头都摸了一遍。

虽然很高兴三头犬的鼓励,但说实在话,梁芷还是不放心三头犬的能力,毕竟很多事情没亲眼见证过就下决定实在太过草率了。

于是她又回头去找找看这个空间里有没有可以拿来当武器的东西。

找了一圈,她只在平台附近找到一把充满着髒污的斧头。

梁芷刚看到时还很开心地想把它拿起来,但后来才发觉到自己因为左手臂受伤的关係,想拿起这斧头并挥动它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

难道只能这样走出去了吗?梁芷单膝跪在地上洩气的想。

这时,梁芷感觉到自己的脸被舔了一下。

转头过去,是三头犬的中间那一颗头。

她再度笑了出来,接着说:「谢谢你们!」

然后她站了起来,不死心地想继续找。

没想到,她的衣服忽然被大力一扯。梁芷马上转头去看发生什么事,结果竟然是三头犬的右边那颗头咬着她的衣服往其他地方走。

「你们在干吗?快放开!」梁芷叫道,但没有三头犬没有一只回应她。

她原本想直接让衣服分离,可是她后来发现这衣服很单薄,如果真的硬扯衣服,说不定她就全身赤裸了。

过没多久,梁芷发现她被拉到门边了。

而那只三头犬还合力的一起顶她背部,让她离那扇门更近了点。

起初还不懂为何三头犬要这样做,但梁芷马上理解地向牠们问道;「你们这是要我直接出去吗?」

像要回应梁芷似的,三头犬又顶了一次。

这下梁芷总算明白牠们的意思了。

可是,儘管知道三头犬的想法,梁芷还是没办法消除对三头犬实力的疑虑。

梁芷再次看向三头犬,一对上三头犬那三双眼睛,她就愣住了。

她看得很清楚,在那三双水汪汪的眼睛里,蕴藏着强烈的坚定。

「原来如此......」梁芷喃喃的说,过后,她笑了出来,对着三头犬道:「我懂了。我们出去吧!」

说完,梁芷转身,果断地打开了那扇门。

但是,在走出去前,她还是回头看了一眼房内。

不是因为心中的疑虑,而是她现在才发现到,不管是这个房间,还是之前在这里所遭受到的一切事情,在她的心中一直有种莫名的感觉,就跟今天拿到那块石头的感觉一样,可是因为事情进展速度太快,她一直没有去理会那股压在心底的微小想法,直到现在。

不过到了现在,儘管心中有诸多疑问,梁芷还是去面对了那股感觉。

而那股感觉的名字,叫作『熟悉感』。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梁芷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曾经经历过这些事,可是这股熟悉感并不强烈,就像是一只小虫子爬在心中-虽然觉得这股感觉很渺小,但就是因为痒而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再度感受到被顶了一下,梁芷苦笑地望着三头犬说道:「我知道了,别那么心急。」

最后一次环视整个房间,梁芷收起了笑容。

问题的确太多了,但如果不迈出这个房间,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转过身,梁芷毅然决然地打开房门。

外面是一条宽广的走廊,但是很暗而且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没有上方那两排蜡烛燃烧的话,恐怕梁芷什么都看不到。

小心翼翼地踏了出去后,梁芷开始左右张望,因为她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不过她很快就有了答案。

跟着梁芷走出来的三头犬,在左右两边都闻了一下后,对着梁芷中气十足地叫了一声。

被叫声吸引到的梁芷马上转头望向牠们。

确认梁芷注意力有放在牠们身上,三头犬马上朝向右边奔去。

而梁芷也紧跟在三头犬后面。

原本以为会跑很久,结果没过多久,三头犬领她到一扇门前。

与两旁斑驳的墙壁不同,这扇门一看就是新的。但是......梁芷皱起了眉头,不为别的,只为了门缝底下透出的一小道光。

『有人在里面吗?』梁芷内心如此想着。

但一想到三头犬,梁芷马上让这个问题消失。毕竟,就算有人,就算是对自己不利的人,三头犬也会保护她的。

坚定不疑的打开门,梁芷因光太亮而瞇起眼一看,没有人。

之后,梁芷毫不犹豫踏入房间内,房间内灯火通明,一切用具摆放整齐,而且还有一扇窗。

一看到窗户,梁芷迫不急待地走过去。这个房间的光源几乎都是由这扇窗户给予的,一推开窗,凉爽的风吹来,梁芷深吸一口气,全身都放鬆下来。

就在这时,梁芷感觉到左手一阵剧痛和强烈的头昏。

低头一看,左手的伤口尚未处理,手指处的鲜血怵目惊心。

想来,刚才的头昏也是因为失血太多而造成的。梁芷转身,想迈步去搜寻这个房间有没有任何药品和绷带好包扎伤口,但才刚踏出一步,双脚便一软。

单膝跪在地上,梁芷奋力想要站起来但却徒劳无功。这时,三头犬快步走到她身边,最靠近梁芷的那颗头低下舔了她一下,她一愣,尔后笑了出来。

她伸出右手,抵在那颗头上,再次使出全力站起来。

好在三头犬还挺高的,拿来做自动型拐杖还是不错用的。

撑着身体搜寻整个房间,没有任何药物和绷带。梁芷叹了一口气,正想着该怎么办时,离她最远的那颗头叫了一声,她循声望去,只见那颗头看着墙壁。

梁芷往那边移动后,轻轻推了一下,其中的一小面墙竟然开了!

踏进去后看到里面的布置,她的眼里充满了希望,但也不过一瞬,她又再次感到失望。

这个房间是个浴室,所有卫浴用品应有尽有。

但就是没有药物。

原本想离开这个房间的梁芷,忽然看到还有一个柜子,她吞了吞口水,抱持着重新燃起的一丝希望走过去。

一打开,梁芷心中的大石总算落地。

柜子里不但有多种药品,还有绷带。

将自己全身上下除了左手臂梳洗乾净,梁芷换上房间内衣柜里的衣服,然后走到洗手台前将左手臂伸出,接着右手打开手龙头,冰凉的水马上流洩出来。

她用右手盛了一点水,轻轻地洒在水淋不到的地方,而手掌则是直立着让水不会直接流到手指上。

看着往排水口的红色越来越少,原本指甲应该在的地方露出粉红色,手臂上的血汙也几乎没了后,梁芷才收回左手拿了条乾净的毛巾擦拭。

截至目前为止,镜子里的梁芷双眉间的皱褶始终没平坦过。

趁着血水还没再次流出来之前,梁芷赶紧忍住痛苦涂上药水,然后再用绷带严实的包扎起来。

一切事情完毕后,梁芷感觉脑部一阵晕眩,摇摇晃晃地走出浴室。

在眼前变为完全一片黑暗之前,梁芷感受到自己倒在一个柔软的平面上,并且感觉到自己右侧凹陷下去。

凹陷下去后随之而来的温暖,让梁芷迷迷糊糊地在内心想着:『是三头犬吗?』

想完,还未睁开眼睛确认,梁芷便失去了知觉。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玄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