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 >

因果律游戏第21章 约会(二)

发布时间: 2019-04-13 16:31:53

「咳!也不能说有错,我毕竟是正值青春的年纪。」罗庭温乾咳一声,忙道:「但我的意思是:『如果不能承诺一辈子,便不应越过那条线』。」

「总之就是怕管不住下半身嘛?」

「我们能文明点说话吗?」

「 所以你这家伙意外的复古嘛。」幽子看着罗庭温窃笑道:「我以为你这年代的人都很开放。」

「这不是开不开放的问题,如果是一夜情的话,我当然来者不拒,但若要以一辈子相许,我没有把握。而我罗庭温的原则,就是不对没把握的事情承诺。」罗庭温正色道。

「你其实不是真的想要找我聊这件事吧?」幽子侧过头来看着罗庭温道:「你看起来就像是抱持着『疑惑』,在问我的同时也在『自问』。」

「唔!」被幽子这么一说,罗庭温微愣,才终于恍然大悟,于是道:「原来如此。」

「看来我说中了?」幽子盯着罗庭温的脸,问道:「那么,得到答案了吗?」

「嗯,姑且是明白这股莫名的烦躁来自何方了,但最重要的事情却没有解决。」罗庭温无奈地道:「这可不是自夸,我打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和别人出去玩过。说到底,约会到底是要干啥?普遍来说就是男女双方出去玩对吧?然而我的问题可不仅止于此,我连具体来说要干啥都没有想法,不是『约会』该怎么做,而是从最基本的『出游』有什么内容都毫无头绪。」

「……自夸后面的内容不是这样子说的吧。」

「这个吐槽不够激烈,再来一次。这可不是我在自夸……」

「你够了啊!」

「好吧,总之综上所述,你有什么想法吗?」

「如果你不是在等我吐槽的话,你这个问题还真的是非常严重。」幽子用一种彷彿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罗庭温道:「你活到这年纪还真是不容易。」

「我觉得你应该搞错了什么。」罗庭温道:「我姑且还是有听说过其他人的旅游经验的,我只是不能够理解那些行动为何能给们带来快乐。换而言之就是:若设身处地,我无法从那些行动获取快乐,而这便是最糟糕的地方,无从观测便无从归纳,便无法作为『科学』去系统性的整理。」

「听起来很像『施法者』与『普通人』的差异,能把出游讲成这样,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简单呀。」幽子叹气道:「好吧,好在施法者的世界也有类似的方法。『仪式』本身就是那样子的东西,那怕不明白仪式本身的原理,也无法体会仪式的作用,依然能够产生法术效果。你所要做的其实也就和这差不多,不必去理解,也不用管效果,只要参考别人的『作法』就可以了。」

「这样不是非常的失礼吗?安排的行程连自己也无法确认是否有趣。」罗庭温迟疑道。

「如果你是在担心这点的话,我跟你保证,那怕你带她去公园坐一下午,她也会很开心。」幽子忍不住翻白眼道:「所以与其烦恼去哪里,你还不如考虑预算该怎么安排。」

「幽子你还敢说和感情问题不熟?」

「别的人我不敢讲,但如果是那个因为烦恼要不要追你而出现幻生体的王思雨,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幽子再度翻白眼道:「你在妄想空间战斗的时间也超过两个月了,难道你觉得能构成幻生体产生的感情是大白菜吗?那是只有极度固执的家伙才有可能产生的东西唷。」

「嗯,这么说也是呢。」罗庭温赞同道,然后开始思考着预算与方案。

诚如幽子所言,如果不去考虑太多,只是做出一个「消费预算」的方案的话,那难度就大幅降低了。至于「去公园坐一下午」这种戏言,听听就好,不能当真。

见罗庭温离去,幽子戴上耳机,开启了下一轮征程。

十二月七日星期天,天气晴。

虽然称不上万里无云,但仍是难得的好天气。

然而这种好天气却不能给罗庭温带来好心情。

一来是罗庭温本来就不喜欢曝晒在烈阳下,二来则是哪怕已经準备好了计画,但出游对罗庭温依然是件麻烦的事,他宁可在家里进行重量训练,也绝不想外出晃蕩。

集合地点也是基于此种理由才选在学校侧门,他只要从自家阳台上一望,便可以将附近的情形一览无遗。

虽然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一点,但罗庭温猜想,以王思雨的个性,恐怕不会真的一点才到。所以吃过早午饭后,他便拉了张椅子在阳台上坐着,右手是从王思颖那里複印的化学笔记,左手则是盘玩着两颗分别重四百克的健身球。进行课业的複习与简单的健身。

果然没多久,罗庭温便从巷口看到了王思雨的身影。

如果是晚上在校园又看到那一身粉红色的无袖连身裙,罗庭温肯定会破口大骂。不过光天化日之下,罗庭温不过是感叹了一下,看来该件连身裙是真有其物,而且肯定是她最喜欢的衣服。

要说和那个空间里的形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么第一个提到的肯定是鞋子,虽说日子已渐入冬,但不管春夏秋冬,在太阳底下的柏油路上行走却不穿鞋子的人肯定是高手。

王思雨脚上的鞋子,是一双看起来很别緻的高跟凉鞋。

然后是她的提包,那是一个白底上充斥着樱花纹的束口袋,束口用的绳子末端还带着两颗雪白的毛球,握把看上去像是一小截童军绳,连着袋子的内裏逢上。

罗庭温放下手裏的东西,认真地瞇起眼来仔细的看了一下,确认自己看到的不是错觉,所视即所想后,叹了口气,收拾东西回到了房内。

「思雨!」罗庭温打开家门,对着在侧门的王思雨喊道。

「咦?」王思雨楞神的看着罗庭温,右手轻掩杏唇,惊呼道:「骗人的吧?学长住在这边吗?」

「总之先进来吧。」罗庭温招了招手。

「学长还真是大胆呀,第一次约会就选在家里吗?」王思雨嗤嗤地笑了起来,走进罗庭温的家,问道:「不会是打算跟我打一下午的电玩吧?」

「虽然这也是个很有魅力的提案,但我电影票都买好了,也不打算退票。」罗庭温从鞋柜取出一双球鞋,交给王思雨道:「厕所里有运动服和运动裤,你去换掉这一身。然后试试鞋子尺寸合不合脚,不行的话就要考虑拖鞋了。」

「我感觉突然跟不上学长的思考模式了。」王思雨接过球鞋,疑惑道:「前半段我还能理解,但换装是什么情况?」

「我们接下来的移动方式并不适合裙子。」罗庭温指着玄关旁的脚踏车道:「一点半的电影,然后你得自己骑脚踏车。」

「学长你该不会想说:『双骑与侧坐都是违反校规的』吧?」王思雨扶额道:「我明白了,如果我没告白的话,学长肯定是凭实力在单身的。」

「请称呼我为『校规魔人』。」罗庭温一本正经的应道。

「咧!」王思雨朝罗庭温做了个鬼脸,转身走进一楼的厕所。

不多时,王思雨便换了一身行头出来,在罗庭温面前转了一圈后道:「没想到居然要在假日穿着印有校徽的运动服出门,学长真是太糟糕了。思雨同学用半带撒娇的口吻对学长表达严重的不满。」

「じえんおつ!」(自演辛苦了)罗庭温从家内的储藏间牵出许久未用的单车,问道:「你要这个很久没用看起来有些老的单车,还是那边那个经常在用,附篮子的买菜车?」

「就这辆了。」王思雨牵着淑女车走出玄关,撒娇道:「看在学长请我看电影的份上,我就不生气了,所以等下是要看那部新上映的《今夜,河滨公园》吗?」

「很可惜的差了一些,是隔壁的《异域入侵》。」罗庭温将单车牵了出来,把门锁上,十分遗憾地告知。

「学长你的境界真让人猜不透,谜一般的男人好帅❤」

「那是反讽吧!就算是我也听得出那是反讽啊!」

「为什么比起都市爱情片!你宁愿选奇幻动作片啊!」

「当然是因为我想看啊!难道你不想看?」

「想!」

「那不就结了?」

「啊!太狡猾了啦!」

罗庭温不太确定作为一个普通的约会,这趟究竟算不算成功?

不过从王思雨的表现来看,似乎也不算太过差劲。

虽然在进电影院之前,王思雨似乎对第一次约会就得看爱情电影有着奇怪的执念,但这并不影响在出电影院后,她对于电影的评价。

虽然这部电影并不是主打爱情,但再怎么说作为一部「坊式电影」,该有的套路依然是必不可少,来自异域的美女和地球的帅哥为了阻止邪恶的啪啦啪啦,然后产生了爱情的啪啦啪啦,最后华丽的破坏了邪恶的啪啦啪啦,而事件过后,异域连接点将要从地球消失,男女主角不得不生离死别,某一方下定决心啪啦啪啦,大概就是那个调调。整体来讲,观影体验还是相当愉悦的,虽说罗庭温可能宁愿买DVD回家看。

在吃过晚餐后,两人就此分别,王思雨就这么骑着罗庭温的脚踏车与穿着运动服回家去了。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玄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