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校园 >

蜻蜓之夏第一章:不熟的两人,徬徨的邀约。

发布时间: 2018-03-11 17:21:43

第一章:因不熟而徬徨的邀约。

初春,微风吹抚过教学大楼。

吵杂的教室,彷彿像是照着剧本进行一场舞台剧一样,当老师进入教室后,所有的声音瞬间停止。

留下的,只有反覆按压原子笔的噪音。

但宁静只在这间教室里停留了片刻。

「报告。」

叩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进门的是一位名叫凛风的高中生,一头整齐的斜刘海,染上银白色的染剂。

也许这样的学生会被老师们视为问题儿童,但……他不一样。

「啊啊,凛、凛风同学啊?请、请您入座!」

不单单只是这名老师对待他的态度如此,几乎是整所学校的教师,见到凛风,都要对他低声下气。

是,他就是这种拥有权势的学生。

要说理由,单单只是爸爸是这所私立高中的校长。

凛风的嘴角轻蔑的扬起,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他的习惯,现在只要有长辈对他恭恭敬敬的说话,他就会不自觉的飘起这种笑容,这种让人觉得相当不快的笑。

不过,这种行为仅限于对长者。

凛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坐的端正,是身为校长的爸爸交给他唯一的人生道理,好像还有第二句的样子,不过那样的事情早已被凛风抛诸脑后。

「呦!凛风同学,这么晚才来啊?」

和刚刚的笑容不同。

现在凛风的脸上,挂着的是虚伪的微笑。

这是他维持人际关係的重要秘诀。随时保持微笑,不管藏在这张笑容后的,是什么样的心态。

凛风转头看了一下时钟,上头的指针告诉他,现在时间为早上八点二十。

这也代表他迟到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正常上学时间了,但谁叫他的爸爸是这所学校的校长。

叮噹声从教室的音响传出。

这是代表他们学校的下课以及上课通知,依照时间来看,现在下课了。

「凛风,冲福利社?」

「不了。」

凛风从包包中拿出一本小说。

来找凛风的男生见状,也识相的去找了别人。

这样的生活,凛风从小过到大。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人总是拥有一种气场,能够吸引人靠近,也许长相帅气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上课钟响,凛风将书收进包包里。

有块橡皮擦掉了,掉在凛风的脚边。

「凛、凛………」

坐在隔壁桌的女同学开口,凛风没有等她叫出他的名字,就倾斜身躯,捡起橡皮擦后,放在女同学的桌上。

丝毫不带任何情感的动作,甚至可以说是无情,但是这种性格好像蛮受女性欢迎的。

因为现在坐在凛风旁的女同学,脸红着喘气,并手忙脚乱的从抽屉里找出课本,但这种行动,只是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

「各位同学开始上课。」

「叩」,这是第一声,代表着老师进来了。

「叩」,这是第二声,代表着老师离开了。

凛风对于上课这种行为完全不感兴趣。

要怎么证明,那就是他一上课就完全睡死,而老师没有叫他起床的原因,也许不只是因为爸爸是校长,还有学年第一的挡箭牌在。

是,睡觉睡到学年第一,凛风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办到的,只是单单的,考卷发下来,就写。

凛风从包里再次拿出那本小说。

书的内容太複杂了,无从讲起,但类型是悬疑推理。

这是他爱看的类型之一,说实在的,他几乎所有类型都看,只要能够吸引住他的目光。

在凛风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周围的位子全都坐满了女生。

那些女生一边聊天,一边将目光放在凛风这位帅哥的脸上。

「真的有够帅。」

「真的,刚刚还帮我捡橡皮擦。」

「要是能当我的男朋友该有多好。」

诸如此类的话题瞬间弹出,这不是偶然,这是帅哥所拥有的魅力以及权限……不,帅哥是不存在权限这种东西的。

那群女生的悄悄话功力了得,坐在正中央的凛风没有听到任何一句话,只有感受到一直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这么说起来,下一节课是体育课啊……

体育课可以说是凛风最讨厌的一节课。

不仅仅会让汗流满全身,还会让身上充满臭味。

这种生活,不太适合他。

凛风走出教室后,前往操场。

手机上的时间告诉他,现在离上课只剩下三分钟。

而他从教学大楼走到操场正好需要三分钟。

踏出步伐,凛风慢慢的前往操场。

突然,他的步伐加快。

他现在想起星期一的这节体育课,和八班上体育课的时间正好碰在一起。

「哒」的一声,凛风踏下重重的一步后,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出现在他眼前的少女,正是他这么急忙于前往操场的真正原因。

「凛风。」

这位少女,名字叫做桦雨。

由于初春的微凉,所以穿着长袖制服,没有被布所遮盖的地方,露出少女白皙的皮肤,清秀的五官再加上轻飘飘的黑色长髮,青色的瞳孔带着些许的哀伤,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

对,这是凛风所喜爱的少女。

「嗨。」

凛风微微的一笑。

欣喜全都挂在脸上,却又故作镇定的行为,让桦雨露出笑容。

凛风走上前,与桦雨并肩走向操场。

「噗咚噗咚」紧促跳动着的心跳,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够传达给桦雨。

不知道要是真的传达过去,她会怎么想。

微风吹了过来,吹起少女的长髮。

好美。

没有任何的对话,但只要一点小动作,就能够让人心跳不已,也许这就是青春的一环。

走着走着,就到了操场。

「那么,我先去我们班那里了喔,拜拜。」

凛风挥手道别后,便前往自己班的队伍。

「凛风你很慢欸!」

说话的同学走过来搭起凛风的肩。

凛风其实根本不知道他叫做什么名字。

但脸上还是必须挂着虚伪的微笑。

「抱歉抱歉。」

老师走了过来。

「各……」

「老师,我身体不舒服。」

「……」

这是凛风逃避体育课的手段,也是最好用的手段。

只要说自己身体不适,就能够直接PASS通关的最佳秘诀。

为了不让自己染上汗臭味,凛风逕自走到树下坐着休息。

坐下后的凛风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有人坐到他身旁。

睁开眼睛。

映入眼中的,是一位美丽的少女。

桦雨。

「凛风你也不舒服啊。」

「嗯。」

一个字的谎言。

但桦雨会来树下休息,就代表她是真的身体不适。

她不是个会说谎的人,这点凛风是知道的。

「怎么了?」

凛风开口询问。

「头有点晕,有点想吐。」

那不就是中暑。

凛风站了起来,走到桦雨的面前,并伸出手。

「去保健室吧。」

桦雨挥了挥手。

「不、不了吧……我、我还行……」

她尝试站起来并走了几步路,但踏出的步伐相当不稳。

凛风叹了口气后,走过去搭起她的肩。

「快点,陪妳去,我怕妳走到一半就跌倒。」

「好、好吧……」

他们一同前往保健室的同时,正在操场中央打球的女生们,纷纷停止动作,并把目光放在凛风和桦雨身上。

「呿,不过就是长的有点可爱,就和凛风这么亲近。」

「就是说啊,以为自己长的可爱就了不起啊!」

人性的真面目总是在这种时候出现,这种类型的负面情绪我们统称为妒忌。

操场上的女生不停地在抨击桦雨。

这也难怪桦雨会不敢让凛风带她去保健室。

等等回到教室后,大概会被闲言闲语吧。

凛风「噗咚噗咚」的心跳,这次变得更大声了,大得像是在告诉全世界,现在的他正害羞着。

而被他搭着肩的桦雨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点,就算凛风的心跳再大声。

理由是她的内心也正小鹿乱撞。

砰砰砰,一下一下的由内而外撞击着胸腔。

「就送妳到这啰,拜拜。」

保健室就在前方而已。

凛风挥了挥手后,转身离开。

回到那棵大树下。

喘着气,红着脸,是他目前的状态。

「凛风,你刚刚去哪了。」

才刚走回大树下,就有女生来关心。

凛风对于这种问题通常都是冷淡回答,他不太喜欢让人知道自己的去向。

「保健室。」

是,只是进去保健室的人不是他,会如此回答,只是为了避免麻烦。

时光就这样流逝,下课了。

凛风正走在回教室的走廊上。

学校建于临海的区域,所以教学大楼总是被鹹鹹的海风给吹抚。

鹹的刚刚好,这是凛风喜欢的味道。

风吹过。

头髮被吹起。

黑色的髮丝出现在凛风的世界里。

桦雨从生物室里,搬着一箱实验用品走出来。

「唉……」

凛风叹了一口气之后,走到桦雨的面前,并伸出手。

刚刚明明才中暑,现在就在这里搬东西,要是能找到比这个女孩更笨的,那大概是已经没救了。

「帮妳搬吧。」

桦雨犹豫着是否要将手上的箱子交给凛风时,凛风就从她的手上把箱子给拿了起来。

如果是一般的少女,绝对会因为这种举动而心跳不已。

但桦雨早在凛风这么做之前,心跳就加速了。

「吶,要拿到哪里?」

「拿到教务处。」

凛风转身提起箱子后,走在前往教务处的路上。

桦雨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吶吶凛风,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明明平常凛风对同学都这么冷淡,却对她这么照顾,这种举止让桦雨相当在意。

凛风摇了摇头。

「因为我根本不在意其他人」这样的话,他是不可能在桦雨面前说出口的。

要是说出来,他努力营造的形象大概全部都要崩盘了。

凛风停下脚步,虽然手上的箱子相当沉重,但却无法让他产生要快点把这箱重物搬到教务处的想法。

他开始思考,要如何隐藏自己真正的心意,但却能够对桦雨有个交代。

绞尽脑汁的思考,就算是身为学年第一,面对感情的问题还是没有办法处理得相当恰当。

「嘛,因为妳,很可爱。」

为什么在反覆的思索当中会出现这种答案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校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