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商业 >

电玩女孩冲突

发布时间: 2018-11-05 08:03:02

学生会已公布,下场比赛的场地及规则,这是攸关地位的比赛场地也当然是国家级的,正因如此现在为这是伤脑经的友里三人,一本正经喝着铁观音。

「接下来怎么办?」

「不知道……完全没头绪。」

友里放下了手中的茶几,站了起来不满说到「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要给我负起责任──古」月和也不甘示弱地回应「不要自己把错都推给我,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妳……没错这都是你的错友里学姊」友里有摆出俏皮的动作任性着。

「喝诶好过分。」

七海一旁笑着「(笑声)你们感清真好。」

「小青也真是的,也不来帮我说一说。」

「还要喝了话我再去拿茶叶。」

七海到储物柜拿茶叶,不慎弄倒了放在高层的物品,连忙收拾着月和意识到也来帮忙收拾,有理则一旁发着脾气。

「妳也真是的拿不到也不说一声。」

「是,辛苦了」

在一翻收拾中翻到了一瓶奇怪的瓶子,月和便问道「诶……这个是什么东西,除臭不留樱花气息特价up。」听到这句话的友里开始冒汗,月和查觉到了友里不对劲,更是加重语气的说到「好奇怪喔!社办怎么会有这个阿──这个是……这个是。」友里忍不住大叫着向月和冲去「还给我!」

「为……为停下来──阿。」

友里直撞在月和身上,两人都倒在了地上,七海叫了一声,倒在月和胸堂的友里转向了后方,那瓶罐装物坍倒一地,眼神沉重下来的友里,咬紧下唇爪紧月和的衣领,月和扯了几下嘴角反覆说着「对不起。」似乎没听见的友里向后仰起了额头「你!」重重的吃了一技头槌的月和早已没了意识,月和清醒了,躺在沙发上一旁友里一丝歉意都没有说道「幼……欢迎回来。」七海冷笑着「月和你没事吧?」回过神的月和立刻有开始炒起来了。

「阿──好痛,刚才为什么要偷袭我,你这恶魔。」

「你说谁是恶魔,不满来打架阿。」

月和捡起刚才的瓶子,向友里问到「那不然解释阿这是什么东西。」友里却转身一口否认「不知道……。」月和双手揉捏着友里的脸颊笑着回应「好吧──那也没办发了呢。」

「(哭声)古……好过分。」

友里哭了,意识到的月和连忙放开,友里躲到了七海的胸肩,七海抱着友里生气着。

「月和你太过分了,友里都哭了,还不快道歉。」

「对不起。」

这时月和想起了当初进来社团的时候浓浓的樱花香气,恍然大悟笑着。

「(笑声)难怪我想不透,学姊──到底为甚么要隐瞒这件事,直到我刚刚才想透,为什么原本乱无章法的社办却一点也不臭,亨……原来是这样阿。」

友里停止了哭泣,收拾好杂物转身离开,「时间不早了先失陪我先回家了。」友里準备回家时月和一手拦住了友里。

「等一下,学姊妳没钥驶是要怎么会去啊?能不能教教我。」

「阿──不是说错了我今天零时有事。」

月和的气势完全压住了友里,友里轻快的开玩笑,激怒了月和。一翻遮疼后学姊也认了错向月和道歉。

「对不起。」

「真是的就算在怎么不爱打扫也不能这样啊,一瓶芳香剂是可以撑到甚么时候。」

「对不起。」

「我倒是选择原谅小真泉。」

友里飞扑在七海的大腿上,洒娇着。

「小青,还是妳最好了。」

「乖乖没事搂!」

一旁看不下去的月和吐槽着「你们到底在演哪齣阿?」话才说到一半友里严肃了起来。

「──倒是我们职业才刚便没多久,这样下去该怎么办才好啊……学员季后赛都已经开始了这样下去,没问题吗?」

「妳说的,也不完全再说妳我知道,但也只好试试看了不是吗?」

「你也很清楚吧!职业变了不光是能力,就言思考能力,幸运等等各方面的能里都会受影响。」

当两人沉默的时候,七海说道「那就试着改变看看不就好了吗?」这时一语点醒的两人说着同一句话,「说的也是。」

「不管事什么对手,都有我们来──赢过!」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商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