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寻找回忆中的贝拉CH25 影像(上)

发布时间: 2019-01-25 18:07:21

CH25 影像

徐凯恩的书包就如她所说的挂在课桌上,马莉薇在里头找到了相机。

「欸,这不是国小的时候,李安洁送妳的那一台吗?妳还在用啊?」

「对,废话别多说了,妳有看到最右上角的电源键吗?我希望它还有电。」

她长按下电源键,相机传来微小的震动,没多久是电源重启的画面,不过正如预料中的,电池持久度只剩下一格。

「好,它打开了,我们要找什么?」

「到『相簿』里去找找,我记得我有拍一张陈瑞希的背影照。」

马莉薇遵循她说的,在相簿内一张张的找,徐凯恩拍的照片大多跟花草或动植物有关,就算镜头在人身上也都只是路人。翻阅了好几张,终于找到了那张她在日落时分拍下的照片。

「喔,有了。」

镜头快门所记录下的那个时刻,就像是一幅精緻的油画,连马莉薇都愣愣的盯着照片许久,徐凯恩则透过她的手机视讯通话的镜头,看着这宛若上个世纪拍下的照片。

「太好了......」她嗫嚅般的说道。

「为什么要特地看这张照片啊?对妳来说很重要吗?」

「嗯......怎么说呢?我连自己是怎么进医院的都不记得,最近太多事情对我来说像是现实,又像是梦境,我已经快要分不清楚了。不过幸好还有这张照片,这代表我和小希在顶楼度过的时光都是真的。」

马莉薇将照相机放回背包里,并把她的背包背了起来,之后将手机镜头转向自己。「好啦,我们接下来要帮助妳回复记忆对吧?那就要先去顶楼看看啰。」

「不,等等!」

「怎样?」

「还是......就算了吧,妳回医院把相机给我吧。」

「蛤?为什么?」

「我......我有很不好的预感。」徐凯恩紧揪着眉头说着:「妳应该也有感觉吧?我觉得妳继续待在那里不好,快点回来吧。」

马莉薇其实比徐凯恩更无比清楚那股感觉,毕竟她才是身历其中,不断感受着来自背后黑暗中的那股凝视的人。「好吧,是妳要我放弃的。」

她打开手电筒,因为视讯镜头无法与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一起使用,所以两人再次回复到只能用耳机保持通话的模式。

徐凯恩听着她平静的步伐以及呼吸声,暂时也得以纾缓了下来,她听着她小声地咕哝着:「天杀的......看来我只能从原本的窗户下去......」

徐凯恩清了清喉咙,假装自在的说道:「对了,莉薇,」

「干嘛?」

「妳...那个......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哇,妳现在想跟我叙旧吗?」

「不是啦!我是说,难道不行吗?我们这么多年没见面,而且妳又变了好多。」

「妳也变了很多啊。」

「我?没有吧?我觉得.......」

「嘿,听着,妳想跟我聊天的话,等我回到医院再说吧。」

步伐快速的马莉薇再次回到美术教室,她本来想看看她爬上来的那扇窗是否还有条绳子在那里,虽然有人从楼上放绳子下来完全是件怪异的事情,她也知道肯定有可疑人士和她一起留在这里,但她还是直觉性的回到了这个地方。

美术教室的后门被人贴上了一张纸,上面画了一个向右的箭头。马莉薇看着那张纸随即背脊发凉,她完全没向右边张望一眼,直接握住们的握把。

门上锁了,完全是可以预料的,但她还是感到更加的紧张,而手机另一头的徐凯恩似乎感受到了她紧张的气息。

「欸,妳还好吗?妳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马莉薇没回话,她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下,又走去查看前门的握把,不出预料,也是上锁的,前门也贴了一张要她往右走的纸张。

「欸?到底怎么样了?妳干嘛不说话?」

她往后退了一步,在走廊的正中央,转过身去,她面对窗户往外看,底下是宁静的校园,不过一片漆黑,无法预料在等待她的是何种怪物。

「我现在要下去了,妳一直跟我说话会害我分心。」

「喔.......好吧,那妳出了校园再打给我。」

「恐怕没办法。」

「咦?」

「我的手机要没电了,它随时可能会自动关机,所以我可能没办法再打给妳了。」

徐凯恩愣了一会,似乎又感受到一股不安的念头。「那......妳还会来医院看我吗?」

「呃.......这个嘛,或许等我离开这时已经累坏了,我可能会先去旅馆休息,顺便给手机充个电,明天再说吧。」

「喔,妳...妳确定吗?」

「拜託,妳总不想累死我吧?就这样吧,我要挂了。」

「嘿,等等、等等。」

「又要干嘛?」

「那妳明天一定要来医院喔?一定喔?」

「知道啦。」马莉薇将手指轻触在玻璃上,语重心长地说道:「对了,如果妳先遇到了另外两个人的话,记得帮我向她们问好,我很想念她们。」

「咦?」

徐凯恩当然知道她说的「另外两个人」是谁,不过马莉薇没给出解释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她立刻关机,即使必须牺牲掉无法使用手电筒的功能,不过这也是预防她再打来,因为她很清楚依照徐凯恩的个性,她肯定会担心(或是好奇)过头而再打来。

说手机要没电的事情当然也是骗人的,其实手机还有一半的电力。

这一切只是不想让徐凯恩担心,正如当初她为陈瑞希所做的,因为接下来她要做出疯狂的事情。

她必须和躲藏在黑暗中的怪物正面对决,不论那家伙是谁或是什么东西,不过已经和江艾雪交手过的她知道自己没多大的胜算,她并如自己所预期的强大,她只是比一般女孩再勇敢一点的女孩,何况她有轻微的夜盲症,情势对她很不利。

马莉薇向箭头所指示的反方向走去,虽然机率渺茫,但她还是想找找看是否也别的可能的出口可以下去到一楼。

她先是摸寻了走廊上可以向外开启的窗户,但是全都被某种机关从外封死,推不开。

再向其他教室走去,她所翻查的教室内所有的窗户也都无法开启,她甚至再走到徐凯恩所在的班级查看,也是一样的结果。

虽然知道这是无法避免的,她的心里依旧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她将背在身上的徐凯恩的侧背包调整长度,让它更服贴自己一些,因为里头有对方十分宝贵的相机,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尽力保护好它,不过迎接她的或许是会将她杀死的后果,想到此她不禁感到害怕。

不过现在也没得选了,她忽略自己加速的心跳声,向箭头指的方向走去。

美术班的右边是音乐班,再过去就是向上的楼梯间,然后再向上,到了七楼,箭头又往右边指去,这次她终于知道对方要她面对,她本来可以避开不堪的地方。

是视听教室,徐凯恩本来要她来代替她查看的地方。

顶楼与视听教室,虽然徐凯恩一直没说为何这两个地方对于她恢复记忆很重要。

不过如今的视听教室已经被黄色的封锁线封了起来,窗户也都从内贴上了黑布,显然是为了避免有人偷看里面的情况。

教室前的鞋柜空无一物,只有一些旧报纸,不过地上有许多黑皮鞋留下的脚印,都是成年男子的大小,他们的足迹到处踩踏的有些骯髒,不难想像这个地方被警察们出入了许多遍,同时也意味着里头确实曾经发生过惨案。

马莉薇原地转了一圈,看着四周,深怕一刻不留神就会有任何的危机忽然出现,这让她感到更加的紧张,不过除非过了眼前的门也无法再回头。

细心的看向黄色封锁线,的确黏着门缝的地方都被美工刀划过,想必这也是趁她进来校园时做的,这点手脚到了隔天早晨就会被人发现。

握向冰冷的手把,她暗自希望门是上锁的,不过,轻轻一扭转,里头冰冷的空气便迎面而来,黑暗的室内更是因为她打开了一点门缝,自动点亮了一盏灯。

广大的视听教室内都是红色的单张沙发椅并列,最前方有个长方形的木头站台以及讲桌,整间房的椅子大概可以容纳三个班级的学生,前方的投影幕已经被拉下来了,一台黑色的遥控器被放在第一排中间的椅子上头,正上方是投影机。灯光则是走道边缘的灯管发散下来。窗户正如外面所见的,都被黑布封住,空气内满是沈闷又混浊的灰尘。马莉薇战战兢兢的走进去,一排排的检视着这里是不是躲藏着任何人。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但是她能够感受到另外一个人的气息离她很近,他也在这里,是那个杀人魔,是那个恋童癖,他躲起来了,在等她。

「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马莉薇站在木头站台上,以宏亮的声音试图遮掩她的双腿发抖。

而隐藏起来的敌意也回应了她的声音。

『碰!』门被关上了,她亲眼看见门像是被空气推了一把,用力地关上。

不需要上前确认也能笃定门被锁死了,她知道现在只能做一件事情。

她转过身,颤抖地对着投萤幕,缓慢的拿起桌上的遥控器,上头的按钮设计十分简单,对着投影机按下安源钮,投影幕亮起,逐渐显示出它想让她看到的景象。

马莉薇看到第一眼后就忍不住闭上眼睛撇过头去,她抚向自己的额头、乱抓的自己的头髮又戳揉自己的眼睛。眼前的景象简直要让她抓狂大叫,她不敢再面对,脑内也迅速的烧了起来,温度传至额头上。暂时将眼神移向别出,她逼迫自己要冷静,虽然她敢保自己再看着那张照片超过30秒就一定会疯掉,不过,为了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她还是强迫自己的眼珠,转向投影幕上的照片,看第二眼。

那是一张女孩的脸部特写,从她苍白到可以看见血管的脸庞就可以确定那是个死人的脸。她眼下的黑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