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寻找回忆中的贝拉CH25 影像(下)

发布时间: 2019-01-25 18:07:20

❦ ❦ ❦

拨打给马莉薇的电话无论如何都打不通。

真的是手机要没电了吗?挂断电话后手机自动没电陷入关机?

徐凯恩有很不好的预感,现在回想起来,马莉薇一直没说自己是如何爬上学校四楼的。她的心理升起强烈的不安,但是打电话报警可能太大惊小怪了,可能她真的回去旅馆睡觉了。

夜晚的病房内,只有她床头柜上的檯灯是亮着的,巡房的护士已经多次提醒她关灯睡觉。但是这种情况她哪还睡得着?

走廊外已经一阵子没动静了,或许是巡逻的护士们也有些累了。徐凯恩将手机放进口袋,掀开棉被,拿床边的拐杖,吃力的搀扶自己起来,架起打着石膏的左腿,走向病房门口。唯一坐在谘询台,戴着口罩的女护士看起来很疲惫,徐凯恩尽量让自己缩在她无法看见的门边,看着她在电脑上敲敲打打。虽然说执行大夜班的护士通常都注意力欠佳,且楼梯就在自己的病房门口,不过此时自己走出去的话一定会被看到。

徐凯恩转身盯着自己的病房发呆,她好担心马莉薇,虽然这时候逃出医院(成功的话)之后也一定会被发现,也会让老妈很担心,自己免不了被一顿痛骂。

但是她总习惯依赖着直觉做事,直觉在她的耳畔唸道:「我必须去学校!现在就去!我不该让马莉薇代替我去的!我必须去学校......我必须去......」

徐凯恩自我洗脑到几乎无法控制的地步,她又偷看了一眼在谘询台的护士,还是在很专注的敲打着键盘,只有偶尔停下来喝一口水。

或许唯一的机会是等她站起来去厕所小便,不过徐凯恩可没那种耐心一直等她。

再次打量自己的病房,她的目光回到那只花瓶上,上头装着马莉薇送给她的百合花,之前她还把陈瑞希小学时的红色手机丢在里头。

那家伙应该是为了让我发现手机才刻意买花来的吧?还是因为多年没见,所以去买花?不,她不是那种浪漫的人,而且她不知道我喜欢百合花。一切都只是巧合。

徐凯恩一边想着一边把花再次从花瓶内拿出来,花茎湿搭搭的,里头还有水。

她猜花瓶里的水也是马莉微装的,但是现在不重要了,她打开窗户,把水倒出去。

把花放回床头柜上,花都是短暂又美好的生命,等到护士们发现自己跑出去时,花就会开始枯萎了。

没什么东西可拿的,只有藏在口袋内的陈瑞希的旧手机,以及靠它行走的拐杖,她的身上还穿着医院的睡衣,不过也只能穿着这套,没有其他衣服可以换。

手拿着花瓶,在门口,她小心翼翼的蹲下来,尽量别弄痛身上还在发炎的部位,裹着石膏的左腿也只能保持打直的姿势,

将花瓶摆横的在地上,她丈量好距离,抱着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决心,将花瓶用力的推了出去。

横倒的花瓶一路滚到楼梯间,它差点就在阶梯前停了下来,幸好它缓慢的又往前了几步,如预期的从向下的阶梯,跌跌撞撞的滚下去,发出一连串铿锵有力的噪音,最后一声额为尖锐,花瓶肯定是破了,也成功吸引了坐在柜檯的护士的注意。

看着护士一脸疑惑的向着声音的方向走下楼,徐凯恩以最快的速度快走出去,尽快地爬上楼梯,她躲在五楼与六楼之间的转角,这里护士看不到她。

几分钟过后,护士又回来了,两手空空的,猜测她应该是要去拿扫具。

她还会再会来的,没多少时间了,徐凯恩立刻站起来,催促自己赶快下楼,不过架着拐杖让她在阶梯之间移动十分困难,难保不会摔跤,一方面动到绑着石膏的左腿,实就会到一股激烈的酸痛。不过就算如此也只能忍耐,如果走到下一楼就改搭电梯的话,很容易被其他护士看到。半夜的楼梯间可说是最安全的地方。

好不容易走到医院门口,早已满头大汗,但不是因为疲惫,而是左腿传来的强烈酸痛让浑身是冷汗,她想着自己是否该放弃,因为当下她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怎么从这间医院走到学校,也不知道要多远,或许还没到达的之前自己就不堪左腿的疼痛倒在路边了。不过她暂时捨弃了这些念头,总得试过再说。

大医院旁边有辆计程车,白色衬衫下藏着啤酒肚的大叔在他的车前吞云吐雾的抽菸。

徐凯恩走向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有活力。

「叔叔,不好意思,你知道 X X 高中要怎么走吗?」

大叔的满脸鬍渣,以十分标準的颓丧大叔的眼神看向徐凯恩。

「妳要去那里啊?我载妳。」

「啊......谢谢,可是我没带钱。」

大叔瞬间就不讲话了,从头到尾的打量着徐凯恩一番,她知道自己还穿着医院的睡衣,又看起来病恹恹的,而且又没带钱就跑出来,这副德性一定会被严重怀疑!

看着大叔的眼神飘向别处,又将香菸往嘴里送,看样子是不想再谈下去。

徐凯恩也转身就走,在被察觉是逃跑出来的之前还是赶紧先走吧!

「欸!」大叔浑厚有力的喊道。

徐凯恩胆颤心惊的缓慢转过身来,深怕接下来他会说的话。

「我载妳去吧。」大叔将菸丢到一边,打开计程车车门。

「咦?可是我......」

「我免费载妳去,反正我也想下班了。」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