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废弃马戏团之别让我追上你第七十二章-硬汉的温柔

发布时间: 2019-01-24 23:07:49

果不其然,在隔天的清晨我可是故意与大家一起共晋早餐,为的就是要看他们两人势如水火、不瞅不睬的模样。

「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王泽森拿起叉子把碟子上的太阳蛋刺破,啊,完美的太阳蛋就被他破坏了…

「别说我,是她先发的疯。」泰赫仁连忙澄清着,用手拿起碟上的培根就狠狠地咬着。

「喂,你说谁发疯啊?」

我顺着视线看去,只见乖乖小姐的头被剪成超短的娃娃头,看来我有几刀不小心剪上了一点点…

噗哧!

我忍不住对自己做出的好事笑了出声,虽然她的头髮应该是有谁帮她补救过,但还是显得很好笑。

「我就说晓晴的头髮怎么搞成这样呢…」郭俪放下咖啡杯,视线扫了过来,她要不要太有眼见力,跟那个死人王泽森一模一样。

「昨天她跟我一起做麵包做了一整天,不然你们今天哪有那么新鲜的麵包可以吃。」独翏言这时从厨房里走出来,然后手上还拿着一篮热腾腾的麵包。

这话明显是在帮我辩护着,明明昨天还说我疯了,今天却帮疯女人说话,而且他还真是拿出了麵包,谁也不好说些什么了。

郭俪不爽的冷笑了一声,拿起桌上的皮辫就起来往外面走,这个郭俪干嘛常常针对我啊…

「你会做麵包吗?」

突然,王泽森拿起篮中的麵包吃了一口,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

我心虚的吞了吞口水,如果他问我任何一个步骤就肯定会穿帮了,他真的想看着我死吗?

「下次你们做麵包的时候麻烦手脚乾净点,昨天看着你把麵粉都沾到墙壁上去了。」艾刚静放下了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他为什么要帮我?

王泽森耸耸肩,又咬了口麵包就潇洒的起来走人,我看着他的背影鬆了口气,连忙以感恩的眼神看向艾刚静,只见他只是专注的照顾旁边好像连吃饭都有问题的女生,还贴心的餵她吃着粥水。

我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这是自作自受啊,也许他帮我只是举手之劳,我也不必对他的动机作太多的遐想。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站起来走到才刚开始吃的独翏言身边,然后以一副怨妇的模样看着他。

「走,我们去研究食谱去。」

「我还没吃完呢…」独翏言无奈的看着我,完全没打算要跟我走。

「走啦!」可我当然也不会顺他的意,拉着他就拼命往外走,他差点就要从椅子上摔下来,走的时候手上还拿着汤匙。

我气沖沖的一直拉他到他的拳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能把他拉得动,又也许是独翏言故意跟随着我的脚步…

「喂,能放开我了吧?艾刚静早就没影了。」独翏言一只手伸着口袋,一脸无奈地看着转过头去的我。

我毅然停下脚步,鬆开拉着他的手,一言不发的走到擂台上,拿起旁边的拳套就开始使着蛮力疯狂击打着沙包。

独翏言紧皱着眉,慢慢走到擂台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当我快要打到虚脱时,我才愿意甩下拳套,坐在擂台边不断喘息,好像只有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才能平息我胸间的郁闷。

「下一个到谁?」

他没有说话,似是很认真在思考着。

「花花如何?」花花是我想到第二容易攻略的目标。

「不行。」他很快就拒绝了我,明明刚刚问他的时候还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为什么?」

「要是我们还没有找到确实可以破解咒语的方法,这样只会让花花承受更长的痛苦。」

这句话显然有私心,其他人受苦就不是受苦了吗?虽然一直以来,的确是他们两人比较亲。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花花只不过是一个七岁小孩,你该不会跟小孩子计较吧?」他这语气明显是看不起我,可是我却没生他的气,因为我的确也不忍心伤害花花,花花也一直是大家的团宠。

「在那么多人中,为什么惟独跟花花最亲?」像他这种暴脾气,怎么可以忍受像花花那样笨拙的性格。

他没有说话,背对着我在擂台边慢慢坐了下来,但以前,我会觉得他是在发火的边缘,现在,我知道他是在强忍着悲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会告诉我的。

「当我被捉进来这里,心情经常很差,我总觉得是团长毁了我的生活,我自暴自弃、不吃不喝的,团长最后连打也懒得打我,当时我被关在地下室都快要死了,是花花不顾一切的偷偷拿食物给我,每当看到他那个不管情况有多恶劣也纯洁无瑕的笑容,我才觉得我也没有那么不幸吧。」

他微微低下头,那段应该是非常不好的回忆,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悲伤的神情出现在独翏言脸上,虽然他还是那副臭脸,可他微皱的眉头还有那眼眶的红润,肯定不是我的错觉。

「你肯定有个弟弟。」我笑了笑,似是有点牛头不对马嘴的说着。l

「为什么?」他疑惑的别过头来看我。

「因为你就是个弟控。」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没想到像独翏言这么一个硬汉也会有柔情的一面,但花花的确有让人不自觉温柔起来的能力。

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几岁就被捉来这里当奴隶,还被迫要忘掉最亲最爱的人,几兄弟互相依靠,的确比亲兄弟更亲。

而我,也会慢慢忘记之前所有难过的回忆。

「你在想什么啊?」独翏言的手在我面前挥了挥。

「吓?」我回过神来,发现刚刚竟然走神了,差一点就陷入无法自拔的回忆中。

「没事,我就想之后该怎么办。」我是在说谎没错,因为我想不到更好的方法。

突然独翏言轻笑了一声,然后穿过擂台的绳子摸着我的头,我不解的转过头去,差一点,连我也陷入这恼人的烦恼中。

「有时候,我会很好奇你那些莫名的悲伤。」

「你那些拙劣的演技实在是太明显了。」

他的声音很温柔且充满磁性,跟一开始看到的那个粗暴易怒的男生实在是相差太远了,这样的他就只有在与花花相处的时候才会出现。

不自觉地,我同样抚上他的脸,他的脸很冰凉,与我灼热的手心形成极大的反差,我靠近他一脸茫然的脸,浅浅地吻着他。

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时间就像停顿了一样,我到底是怎么了?

「喂,你还好吗?」

突然画面一变,独翏言的确离我很近,可是却提醒着我,刚刚那些只是我的幻想。

「我累了。」话毕,我俐落地脱下拳套并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回到房间,关上房门,背靠着房门抱着头。

我到底是怎么了?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