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成年礼第二章(2)漠视

发布时间: 2019-01-23 23:18:47

时序入冬。冬至的第一天是杨雨烯上学的日子,对上学感到欣喜无比的她,脸上展开的笑容带有春天的气息。

梁美珍从没想过雨烯会这么期待去上学,问她原因才知道是邻居阿姨给她说了许多故事,接着说去上学能听到更多有趣的故事,那一天开始,雨烯每天都期待上学的日子,甚至和梁美珍吵闹着说:「妈妈──我要去上学,我要听好多故事!」

梁美珍不觉得上学是件有趣的事,回想以前学生时代有一堆功课,嫌麻烦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期待上学?怎么会开心?

梁美珍看着雨烯,内心哆嗦了许多个人想法。她打从内心不希望雨烯去上学,担忧她因为萎缩的右脚,走起路来奇怪的样子会被歧视和欺负,所以曾经和她说过:「雨烯,妈妈以前也是老师喔,可以讲故事给你听。」

雨烯没理会妈妈,每天坚定地对妈妈说:「妈妈,我想去上学。」

最后梁美珍打消劝退雨烯上学的念头,不然一定会因为她吵闹的哀求,弄得自己心神不宁。她不是因为瞧不起女儿,而是了解到关于霸凌的这件事──非常容易发生在身体有缺陷的小孩身上。

因为与别人不同,梁美珍也怀疑邻居是否不想帮忙照顾雨烯,才和她提起上学的事情,明明已经万般交代不可提,邻居还是说出口。

梁美珍很想把心中的怒气宣洩在邻居身上,却因为邻居帮了太多的忙,自己只好隐忍住冲动的情绪。

帮忙的邻居是梁美珍搬家后认识的。她出院后没过多久,为了不受媒体记者的打扰,她带着雨烯从屏东搬到高雄,在一个偏乡下的乡镇找到落脚处,展开与女儿的崭新生活。

新生活的开始,梁美珍认为还有积蓄能用,她没打算把找工作放在第一顺位,乖乖在家陪着女儿成长。

过了一阵子,梁美珍认识了隔壁的邻居──王太太,她们聊了很多生活的大小事,只要有空的话,王太太还会到梁美珍的家作客。

王太太知道梁美珍的状况,对她说:「美珍,你去找工作吧,孩子我帮你照顾,不然积蓄总有天会用完,不能这样子过日子。」

开始梁美珍不同意,后来在王太太几番劝说,她才终于接受了王太太的好意。

这样子雨烯有人照顾,自己也能好好工作,再来雨烯还能交到朋友,因为王太太的小孩跟雨烯同岁,一样是女孩儿,年纪相仿,相处起来会容易很多。

王太太的女儿叫「严如雪」,和雨烯不一样,她是很健康的孩子,梁美珍想到这点,总是很自责自己过去犯下的过错。她想着要是当初好好照顾自己,就不会害女儿和别人不一样,不用担心女儿会被霸凌和歧视。

达成共识后,梁美珍下班就到邻居家接回女儿。每一次王太太都会称讚雨烯,说她很乖又很贴心,听着这些讚美,梁美珍感到开心之外,内心还有句话没说出来。

原来还是有人会喜欢自己的女儿。

路旁的花朵颜色柔美,吸引了雨烯的目光,她一直跟梁美珍说着:「妈妈,你看花花好漂亮。」

「是呀,雨烯也很漂亮喔。」梁美珍牵着雨烯的小手往学校的方向走。这一路她看着女儿踉跄的步伐,心底的不捨从未退去,即使不捨、即使无奈,这状况或许跟着女儿一辈子了。

雨烯想着昨天和朋友──如雪初次见面的状况,她停下脚步,拉着妈妈的手问:「妈妈,什么是怪物?」

手突然被拉扯了一下,梁美珍停下脑中想着的事情。「我们要快点走,不然雨烯会被老师讨厌喔。」

「妈妈,什么是怪物?」雨烯眨着水汪汪的双眸,再问了一次。

为什么问这个?梁美珍内心感到不安。「怪物是坏人,像是白雪公主里的坏皇后,她就是坏人。」

「那我怎么会是怪物?」雨烯皱了眉头。

「是谁说你是怪物?」梁美珍猜忌着说女儿坏话的人是谁,可不管怎么想,只有邻居王太太了。

梁美珍想到王太太总是称讚雨烯,好像也不会是她……那会是谁?

「是如雪跟我说的,她说我很像怪物。」雨烯看着表情越来越凝重的妈妈。

梁美珍纳闷了──王太太的女儿怎么会这样说话?难不成是她这样教小孩的?因为忌妒我女儿长得漂亮,所以这样说?

梁美珍肯定了自己的推测,接着猜想王太太一定又跟女儿说了什么,所以才会有称讚雨烯很可爱的话。

她觉得王太太可能是这么说的──「记得要再跟雨烯说她很可爱。」

梁美珍越想越气,也知道愤怒不能解决事情。她怕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状况,于是心平气和的问女儿:「如雪还有跟你说什么吗?」

看见妈妈没有微笑,雨烯不愿意再说下去。

「你不要不说话呀!你这样妈妈怎么帮你?」看女儿不回答,梁美珍又更火大了。

「如、如雪她没再说了,她没有‧‧‧‧‧‧」雨烯的嘴唇不停抖动,双眼闪着泪光。

梁美珍察觉自己情绪失控,赶紧牵起雨烯的手往前走,什么话都不再说,怕自己情绪又失控。

梁美珍越走越快,这让右脚萎缩的雨烯跟不上妈妈的脚步,跌在粗糙不平的地面上,当下立刻嚎啕大哭。

「阿!」梁美珍大叫了一声,转头蹲下看着雨烯的伤口,内心对自己的疏忽感到自责和愤怒。

「雨烯,对不起,妈妈刚在想事情‧‧‧‧‧‧」梁美珍扶起雨烯,她从包包里拿出面纸擦去雨烯的眼泪。

雨烯的两边膝盖和手都擦破了皮,伤口不停流淌鲜血。

梁美珍把面纸都用光了,伤口流出的血还是没听。「雨烯,我们今天不去学校了。」

「不要,我要去。」雨烯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

「那我们先去吹凉凉,妈妈顺便帮你买药。」

听到吹凉凉,雨烯知道要去超商了。破涕为笑的雨烯说着:「我要喝思乐冰。」

妈妈点头答应了她。

坐在超商的休息区,梁美珍手拿棉花棒为雨烯的伤口上药。

「妈妈,我想喝面速力达母。」

「雨烯,你想喝的不是面速力达母,应该是苹果西打。」

也许是因为「打」这个字,雨烯总会搞混。

雨烯点了点头,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一旁的玩具身上。将伤口贴上OK绷,梁美珍跟雨烯说:「好了,我们去学校吧。」

雨烯只是点头没有回应。梁美珍蹲了下来,背对着雨烯,「雨烯,妈妈揹你去学校。」

「谢谢妈妈。」雨烯靠在妈妈背上。她最喜欢被妈妈揹着,此刻心情好很多,脸上有了笑容。

走出店门口前,雨烯一直盯着摆放的玩具地方。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