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勇往直前吧!捕物少女!勇往直前吧!捕物少女! 思慕之人-7(完)

发布时间: 2018-02-20 08:00:01

「喂!喂!」才踏离阿繁的家门口,那个男人像是故意不给她追上,突然加快脚步;薰气极了,只能在后头苦苦追赶。「太一,你给我站住!」

领在前头的男人依言停步。

薰终于趁此机会赶到他身边。「跑这么快干什么?是你要跟我过来的!怎么?事情解决了,想丢下我自己回去?」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只是想挑战一下东大桥番所里的快腿。」太一一本正经地说,得要很仔细瞧才能瞧清他隐藏在嘴角边的笑意。

「你!你讽刺我!」

「我说笑的。」他迅速敛起笑意。「我只是看妳仍在气头上,所以决定咱们分开走;气消了吗?」

「当然没有!你这家伙就只会让人更生气!」薰很想揍人!他这样子怎么可能让人气消?「快说!你对英治说了些什么,他们夫妻俩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太一抿着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边走边谈。」

在他娓娓道来之下,薰终于了解了这两人之间的纠葛——

他只是藉由阿繁「表哥」的名义藉故关心他们夫妻俩,陪英治上街小酌几杯,听他诉苦罢了。

说来,英治还是个挺负责任的男人;儘管他与师傅的女儿有所往来,但并未真做出什么踰矩的事。英治的手艺在店铺里算相当不错,只是毕竟年轻气盛;他刚刚出师,在店铺里风头过健,便引起其他老师傅的排挤,藉机陷害他,说他已经娶妻,仍跟别的女子过从甚密。

英治一张嘴又怎能敌过众人?一气之下便离开了师傅家,年轻人做事总不懂得瞻前顾后,因负气而辞去工作的他顿失收入,心情不快之下,与阿繁之间的言语到底好听不到哪儿去,夫妻间便起了龃龉。

没想到阿繁看似文静,却是这么样的执拗、好面子。两人谁也不愿低头,他失去工作,意味着阿繁肩膀上的负担加重了,不仅到茶水舖子打零工,针线活儿也添了许多。英治是心疼阿繁的,不过两人之间隔阂未消,他想和好竟是拉不下脸,只得把心思先放在重拾工作上,与阿繁之间,就这么僵着了。

说来我与她,已有数日不曾好好说过话了,除了问安以外。英治嘲讽似的苦笑着,太一摇摇头,告诉他一个他未曾发现的事实。

「阿繁姑娘大概是怀了孩子了。」

薰听到这句话,立刻想起了阿繁的异状。「难怪阿繁那个时候会……」

「一听到我说阿繁姑娘可能怀孕,英治的酒都醒了,买了东西就要回家;我替他付了酒钱。」他先行走过小川桥。「这就是事情的大概经过。」

「所以阿繁不知道他跟师傅女儿间的事情?」

「我想阿繁姑娘表面上是相信英治的话,不过,大概心里仍有疑虑,却又不敢说吧?」

哪个女人能受得了丈夫还跟别的年轻姑娘有往来啊?薰在心底暗骂。「算了,比起这个,英治工作的问题到底解决没有?菊田町这里还有店铺愿意收留他吗?」

「他说他已经找到了新的舖子。但也我跟他提了,妳是阿繁姑娘同为南町番所里的姊妹,有吾郎大爷与幸之助爷这等人面极广的帮手,想替英治找个店铺,应该不难吧?他与阿繁如果能够搬回南町,别说妳们,阿双姨也能就近照顾她们。」

他会不会太笃定了?「阿双姨很爱面子的。」

太一扬起一指,「面子抵不过孙子,相不相信若是让阿双姨知道阿繁姑娘怀孕,她肯定会立刻去探视女儿的。」他顿了顿,又道:「这就是母性。」

唔!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事实真的很有可能如他所言。薰嘟了嘟嘴,又忍不住讽道:「说来你还挺了解阿双姨的性子的,就连英治跟阿繁的反应都被你给料中了。」

「那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这个时候才懂得谦虚会不会太晚了!

总算放下了心中大石,薰的步伐也变得轻快,她呼了一口气。「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回多亏了你,太一。」她露出微笑,右手握拳,对他伸了出来。「我先前说话太过刻薄了,若有冒犯,还请你原谅。」

他左手虚握,与她的拳头相碰。「我没放在心上。」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出门前曾说跟我出来的理由是要对我说清楚一件事,到底是什么事?」

太一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薰猜想,要是她不提醒,他肯定把这事儿忘得一乾二净。「我要跟妳澄清,我没有贪看阿椿的容貌。」

「胡说!你每次都一直盯着阿椿姊看……」

「不,我比较在意的是她的背影。」太一低沉的嗓音打断了她,「那背影……总能跟我脑子里的某个模样相叠。」

「你想起什么了吗?」

他皱着眉,似是费力思考着,最后摇摇头。「不,还想不到。」

「想必对你而言是很重要的人,那表示信平大夫说得是对的!你需要多接触些人与事!」她睁大眼睛,对于他的状况能更进一步感到高兴。

「不过我还是很怀疑,你真的对于阿椿姊完全不动心吗?」

「阿椿是很美。」他一本正经地说。

不晓得为何,薰听见他直截了当的称讚阿椿的容貌时,胸口处竟觉得有些怪怪的?「啧!我就说吧!」

「但是妳也不差啊。」

她的听力一向极好,许是没料到他会快速接话,刚刚那句脱口而出的话语让她听得不很真切……她瞄向面无表情的他,直觉地与梦里的千代重叠。

为什么最近她身旁老是这种让她猜不着喜怒哀乐的人?

「你刚刚说什么?」

太一嘴角顿时浮现出浅笑,指了指天边。「我说夕阳很漂亮。」

「才怪!两句话差这么多,你说什么啦!」

「夕阳很漂亮。」

薰气恼的大喊。「不是这一句!」

只见太一耸耸肩,愉悦的迎着秋风信步而行。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