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推理要在见鬼后第二章◎它动了

发布时间: 2018-10-18 01:34:23

「不干我的事!」孙仪拉高武强旁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

「不管了,反正妳开过的门没修好过。」高武强一手支头,开聊的架势,「怎么那么慢?」

「还不是因为……」孙仪讲起刑警大叔办公室惊魂记。

被无视的吴家豪盯着孙仪。

她滔滔不绝,他没怎么听,注意力在她变化万千的表情上,而灯光将她的脸打得白上加白,在他眼里便失了焦,背景那扇遭议论的门成了主景……

它动了。

「怎么了?」高武强不悦地问候左手突然大抖一下的吴家豪。

「没什么,」他拂拂浏海,云淡风轻,可菸酒过度的嗓子更加黯哑了,「只是有点冷。」

「冷?」高武强赏出讥笑,「我们东区分局奉行节能减碳,这个时间空调早关了,你会冷肯定是身体虚。」

孙仪扭头望门。

吴家豪跟着看。

深咖啡色塑胶皮实木门板简而稳,纹丝不动地依靠门框……

「不是关紧的吗?」吴家豪回想孙仪关门的动作。

「是呀,我还锁了。」孙仪低声回应,声里捲了几丝莫可奈何。

吴家豪背上冷汗直冒。

「别唬人,侦讯室的门根本不能上锁。」

孙仪被高武强揭穿,吴家豪却没能好过。

他才眨个眼,门就开了条缝,他惊得双手前伸,铐在椅背头的右手弄出不小的噪音。

孙仪望他,大眼里满载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总觉得误解了她的眼神,他用力凝视、用力解读。

高武强倏地抄起桌上的文件挡在孙仪面前,「收起你污秽的眼神!」

「我……」吴家豪好冤呀。

指他,孙仪问高武强:「他也看得到?」

「我也看得到什么?」吴家豪想看看孙仪的表情,可文件还在她面前,他只见她头部转动,似乎又往门看。

门缝宽了些,能看见外头走廊幽幽黑黑。

孙仪发出两声笑,细细小小、不痛不痒,却也挠到人心上。

「谁开了冷气?」吴家豪抖的,手铐和椅背头碰撞又碰撞。

高武强冷眸瞪去,「鬼才有闲工夫帮你开冷气。」

他脸部肌肉抽搐,却也坚持微笑,「是,大家都没闲工夫,你们有话快问。」

「要去关好门吗?」孙仪最关心的还是门。

文件后的女声娇滴滴,吴家豪却更抖。

孙仪从文件下瞧他一眼,然后向高武强说:「他好像真的看得到。」

「我到底看得到什么?」吴家豪用自由的左手去按住右手,平复颤抖导致的噪音。

「又不是瞎子,你当然看得到。」高武强声调冷漠,而暗藏眸里的笑意热烈舞动中。

「到底要不要关门?」孙仪又问。

高武强严肃严谨地考虑片刻,「侦讯中,门当然要关好。」

「局里没什么人了,不必计较嘛。」孙仪撒娇地扯扯他的袖子。

「我说……」他来不及说,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吱呀声抢了他的白。

吴家豪骤然站起,但手铐牵制,椅背又是锁在墙上的,他站不直,整个人歪的。「那个门……那个门……刚刚全开了,然后、然后……就关上了!」

高武强淡定扫他一眼,接着问孙仪:「谁干的?」

她耸肩,眼里黠光闪闪,「我没看到呀。」

「老实点。」

「说了你也不信……」

听得心悸阵阵,吴家豪抚住胸,眼睛一闭,「高警官,我愿意交代了,你先叫她出去!」

「他没进来呀。」孙仪好心告知。

「我说的是妳!」吴家豪自认逃不出东区分局,只能远离她。

高武强将文件撤开,拍到孙仪头上,「回办公室等着。」

孙仪烦恼了,「刚才不小心吓到郝队长,他一定把门锁了不让我进去。」

「郝队长?那位道上兄弟闻风丧胆的黑道煞星郝思文吗?」不只心悸,吴家豪就要呼吸困难了。

孙仪两支食指贴到鼻下,「是呀,三十八岁又八字鬍的郝大叔专门扫黑喔,他来你就惨了!」

吴家豪笑了,「妳出去换他来,我什么都交代!」

被嫌弃,对方还是个罪犯,孙仪大眼腾生雾气,要哭似的,「你们都要我走……」

「是,记得关好门。」赶完孙仪,高武强转向吴家豪,「坐下。」

盯着赖着不走的孙仪,吴家豪小心翼翼移动……

她突然高伸起手,他下意识就跑,忘了手铐,手拉得疼,念头竟是被人扯住,更想逃,用的力大了,手铐和椅背头擦得乱响。

她只是摸摸头顶,他才鬆懈下来。

高武强恼道:「别玩了,时间不早了!」

「我来问吧。」孙仪这才要开始玩。

「我问比较快,妳不走就乖乖看着。」高武强开始準备工作。

「我想学你那一套绕来绕去最后嫌犯会自己说出来的绝招。」

「那需要天赋,而妳……没有。」

两位警官闲话中,吴家豪忽地软倒椅子上。

孙仪回头看见门大敞,忿忿冲去踢一脚关门,「强哥都说时间不早了,别玩了!」

高武强不耐烦了,高喝一声:「快点!」

「是!」吴家豪蹦一个坐好,开口就交代:「我的上线是一个叫东东的女人,她身材火辣、面貌娇豔……」

半个小时后,高武强和孙仪回办公室。

「今天过分喽。」高武强笑拍孙仪的脑袋。

「你玩得才开心吧,」孙仪双手护头,「演技派!」

「人生如戏,很多时候就是得演,妳多学学。」回到位子了,高武强再欺凌几下孙仪的脑袋就开始收拾。

「别想回家了。」孙仪幽怨地瞪向高武强桌上的电话机……

它响了。

「可以不接吗?」高武强真心的。

「可以,可是……」

孙仪重点还没说到,铃声停止。

「动作快!」高武强疾如风。

孙仪慢悠悠,「逃不掉的。」

「我不信!」高武强把话筒拿离电话机。

「强哥真幼稚!」孙仪把手机和识别证摆进包包里。

「我在对抗妳莫名其妙的预感,那不应该每次都灵!」瞥到她桌上的电话机,高武强机警地将话筒拿到一边。「尤其这一次,我迫切想回家吃碗妳嫂子下的麵,然后上床睡觉!」

孙仪扣上包包的动作停住,「那我们该把手机关机吗?」

什么都来不及做,高武强西装右边口袋里,手机嘹亮响起。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