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生死镜缘揭晓

发布时间: 2018-03-04 04:00:02

才刚走进教室,就有一群花痴围上来要Line,突然,一只手从人群中伸进人群,将我拉了出去,一看,又是戴思琦和那个眼镜女。

「你们在干嘛啊?凭什么缠住小枫?」从戴思琦快要冒火的双眼可看出,接下来又将会是一阵狂风暴雨。

「对啊,以为你们配得上新同学吗?」眼镜女也赶紧帮腔,我瞥了一眼她胸前的名牌,卞诗静,咦?她好像也有出现在依恬的日记中,但应该也只是酒肉朋友吧!

「这话要说也是茹雅说,连茹雅都没说话了,你哪里有说话的余地?」

「嘿咩,况且我们只是想和新同学做个朋友而已,你家是住海边哦?管那么多。」

「欸你们好了啦!不怕她放学的时候『咳咳』哦?我可不想受伤。」

戴思琦果然还是有一定的威胁性,那些女生一听到「咳咳」两个字,一哄而散的回自己座位,我睨了戴思琦一眼,也準备走回自己的位子,她马上抓住我的手臂,「放学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我冷冷的甩开她的手,回座位坐下。

我阅起了那个男的给的资料,嗯,字迹还算顺眼,他叫柳橙,真的,姓柳名橙,他也写的太仔细了,身份证字号、籍贯、电话、地址……一堆有的没的,不过他的老爸居然是开侦探社的,也难怪他会问我想知道什么事,好像他都知道一样。

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我朝那个方向看去,坐在我对角的柳橙正对着我憨笑,我重新翻了翻,果然,背面的右下角写着,「中午一起吃饭吧,宫小姐与戴小姐的身分呼之欲出!」

我瞪了他一眼,他笑着搔搔头,转过头去。

我看着资料发呆,无意间听见了一旁宫茹雅和莫晴蔚的对话。

「对了,茹雅,羽灵今天还要去玩『那个』耶!我觉得适可而止就好了,她今天其实是用那个钱偷跑出国去日本……」莫晴蔚坐到宫茹雅前面,刻意压低音量,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蛤?你怎么没跟我讲?应该要阻止她的啊!她还要去玩『那个』?她太大胆了。」宫茹雅的情绪有些激动。

「她就是怕你知道后会死命阻止她,所以她才没讲的,我也是刚刚她Line我,问我们要吃什么零食的时候我才逼问出的,她今天是装病,想去日本买包包,她真的想去,我们也拦不住,不过她说她今天晚上会赶回来,去晨月楼召唤『那个』,上次我陪她去一次,我们失散了,居然在晨月楼失散耶,太恐怖了,今天一定要想办法阻止羽灵啦!我很怕她出事……」莫晴蔚满脸紧张与惊惧。

「她真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每件事都需要付出代价,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还不懂吗?她太贪心了。晚上夜辅结束时,把她约出来,啊!告诉她班上新转来一个帅哥,她一定会出来的,我们再尽力缠住她,我好怕她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晨湖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我不希望羽灵也……」宫茹雅口气凝重。

莫晴蔚认同的点点头,「Ok,我知道,我也不希望她发生什么事。啊!上课了,等等聊。」她一听见钟声响起,便回座位坐下。

看来,这间学校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祕密,白羽灵玩的,极有可能和依恬玩的,是一样的东西,召唤……难道是什么仪式吗?而且是在被封锁的晨月楼?

宫茹雅和莫晴蔚说不定都知道一些内幕,如果柳橙打探不到,或许,我可以从宫茹雅下手。

终于到了午餐时间,「夜……夜岚枫,学生餐厅在那边,我带路吧!」宫茹雅走近我,手比着外面,亲和力十足的一笑。

「可以叫我小枫。」听她叫我夜岚枫叫的挺彆扭的,我便好心开口。

「真的吗?」她眼睛一亮。

「不要就算了。」我轻轻挑眉。

「欸好,小枫。」她急忙说话。

「走了。」

「去哪?」她傻傻的问。

「学生餐厅不是?」我白了她一眼。

「哦对齁,差点忘了。那等一下哦,等晴蔚。」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嘿,我来了。」莫晴蔚抄好上课的笔记,站起来走近,「走吧!」她和宫茹雅手勾手走在前头,我手插口袋,无视大家有异眼光的走在他们后面。

进了採自助式的学生餐厅,柳橙端着餐盘出现,「小枫,我们一起吃午餐吧,宫茹雅,男朋友借我哦!」

「蛤?」宫茹雅望了我一眼,看见我微微颔首,她才笑了笑,有些彆扭的开口,「哦……ok啊!」

「谢啦!欸不要对我笑,我不想被你那一卡车的追求者追杀!」柳橙在自己面前比了个叉叉。

「哈哈,茹雅,那我们两个去吃吧!掰掰。」莫晴蔚拉着宫茹雅离开。

我和柳橙找位子坐下,柳橙放下餐盘,去倒了杯饮料给我。

「说吧!」我轻啜了一口饮料。

「好,那我要说啰!」柳橙故意卖关子。

「别废话。」我瞪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急什么嘛!其实……戴思琦是全国前几大的集团一一戴氏集团的二千金,钱多到不知道要怎么花,这没什么,重点是宫茹雅,她的老爸是警察总长,握有全国的警力,而她的老妈呢,是全国最大的,黑道组织的,老大的,独身女!」他用讨人厌的口气和细若蚊蝇的音量说着。

我依然故我的面无表情,但,我内心早已被掀起一阵波澜。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