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 >

劫后余生,熏香醉人(兄妹)36-只是昙花一现(2) (杰礼)

发布时间: 2018-04-18 17:37:41

「怎么,想问我为什么知道?自己查,韩杰礼、韩集团、虚拟世界第一人、不明身分的女人,还有很多我懒得说,这些给你随便选一个查,看看会跑出些什么?」

语毕,傅博渊挂断了通讯。

我开启网路,随便输入其中一个关键字,跑出来的照片我再熟悉不过,是牛皮纸袋内那些档案里的照片,但网路上的不多,滑来滑去只看见四张。

这些照片一旦外流,我应该会第一个知道,但因为照片上看起来就像两个互不相识的人恰巧被锁在镜头里,媒体那边兴起了阴谋论,焦点已经糊成相关集团要製造我的假新闻,秘书室那边第一时间发出声明澄清,消息并未闹大,才没通知。

重新整理了页面,身体乍然一僵,发现里面竟然多了一张照片。

我和薰拥吻的照片。

看那个背景显然是刚才拍的。不可能,我已经封锁了所有可能走漏照片的管道,就算是素人也没那个勇气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放照片上去,那等于是把自己往火坑推。

除非有人从中作祟。

手机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

「想好怎么解释了?」傅博渊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解释什么?」

「当然是解释……」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因说不出下文而弱了很多。

「薰确实在我这里,除此之外你还想听什么?为什么她会在我这里?傅博渊,我好像没理由需要向你多做说明。」说罢,我拿开手机準备挂断,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重新将手机贴回耳朵,「不要打她手机,她不会接。」

话落,我切掉通话,然后关闭手机的震动提醒。

再次重整页面后,那张新增的照片已经不见。几乎只停留了几秒钟的时间。

盯着手机站了好一会,我回过神,将手机置入大衣口袋后,抬腿往前走去。

我远远的就看见她一个人呆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地注视着前方,我勾了勾唇角,她显然看到了在尽头的东西。

我走向她,刻意放缓脚步不去惊扰她,可惜双脚踩在落叶上的碎裂声太响,还距离她大约五大步的距离,就见她缓缓旋过身子。

我霎时僵在原地。

斑驳的落叶随风婆娑呼啸,阳光自树缝间洒落而下,在她白皙的脸上刷上一层绒绒的光,一头柔顺的长髮在风中摆荡,漂亮的脸蛋上还有未完全消散的红晕,眼睛笑成了一抹月弯,牙齿白得晃眼,笑容美得令人窒息。

四目相对。

我大步朝她走去,一把将她攥进怀里,低头就埋入她的脖颈,深深吸气。

接着喟叹,「像在吸毒一样。」

挂在我腰间的手乍然一紧,「别乱说。」

她皱着眉往我的腰上掐了一把,有点痛的那种,似惩罚又似心疼。

「那妳怎么解释?」

「解释什么?」她一头雾水。

「解释我为什么就上瘾了?」

她白皙的脸蛋瞬间染一抹晕红,就是这个颜色迷了我至今二十几年。我勾唇笑了,又深吸了几口气。她的味道清清淡淡,却好闻的致命。

许久,我才依依不捨地鬆开她。

我牵着她的手走向落叶步道的尽头,那是一处极为空旷的地方,放眼望去全是蓝紫色的薰衣草,空气里全是雅致的薰衣草香,我很喜欢薰衣草淡而不张扬的清香,也很喜欢这种花的本身,并非名字上与她有所连结才如此,而是当我独自眺望这一望无际的薰衣草田,总会想起她。

我坐上一旁的阶梯,将她拉坐到我怀里,稍稍整理了她脖子上有些凌乱的围巾,接着将她圈进臂膀中。

「杰礼,你知道薰衣草的花语是什么吗?」她握住我的手,轻轻捏了捏。

「我在等着的人是妳吧?」

闻言她失笑,「问你花语呢,谁让你直接对着花语回答?」

我没再说话,静静地享受拥着她的每一刻。忽然她挣脱我的怀抱站了起来,速度之快让我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怀里的空虚感让我不住地皱眉。

「杰礼,我们去拍照吧。」

她说着就来拉我的手硬是将我拽了起来,我不甘不愿地掏出手机给她,一接过手,她头也不回地向前就跑,兴奋的模样像极了玩疯的五岁小孩。

我摸了摸鼻子,抬起腿跟了上去,看见她手里抓着手机正寻找合适的拍照地点,我无奈地笑了,如果她想要我和她两人的单独合影,办公室里上锁的抽屉就有一大叠。

我想,就算是被偷拍的照片,她也会好好珍藏起来。

随意地瞥了几眼脚边的花,眼角余光似乎扫见了某个伫立不动的身影。我转眸望向她,发现她的视线落在手机上,那个角度让我什么表情也无从辨别,我朝她走过去,脑海晃过一种类似预感的画面,越走越急,最后定格在她忽然抬头的目光里。

接着她笑了,急欲隐瞒却因而露出破绽的悲伤绽放开来。我盯着那抹笑,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朝我走过来。

她递上手机,我死死地瞪着那道弧线,视线交错的剎那,她清澈的双瞳剎那间红的残虐。

我接起电话,将手机靠上耳畔,妈的愤怒妈的怒骂妈的质疑我一个字都没听进,我望着她努力隐忍的小脸,细长的睫毛隐隐颤动,勾着浅笑的唇角微微颤抖,瞳孔里布满水光。

电话那头不知何时已没了声音,我垂下举到痠疼的手,听见她轻声问,嗓音细到一出口就消失在风中。

「我们是要回去了吗?」

回去。回到现实里。

它赐予我们梦境,还赐予我们很快清醒。

良久,我挤出一丝力气才从唇角吐出这么一个单音,「嗯。」

「嗯,」她僵硬地点头,「回去吧。」

剎那间,我感觉呼吸都带着疼痛。

转身离开前,我听见乘着风飘洋过海而来的呼喊,似远似近,「杰礼。」

我顿住脚步,半晌,转眸回头望去,她冲着我的目光露出笑容,纤细的胳膊朝着我的方向大大地张开,略显苍白的嘴唇微掀,声音透着无限哀伤,却又那般温柔,「抱抱。」

我一把上前就拥住了她,她收紧双臂攀上了我的背,身上的大衣被她拧皱,在我怀里她显得那样瘦小,脆弱的彷彿一碰就碎。

很久,我听见她透着沙哑的嗓音。

「杰礼,其实我想过乾脆就这么和你殉情吧。」她试图让语调听来轻快,却更显颤抖,「可我不敢,因为我害怕根本没有所谓的下辈子,更怕自己再也找不到你了。」

我也不相信前世今生,直到我发现自己爱上了妳。

「那么,妳会不会逃跑?」

她搂着我的手更紧了,一秒的沉默都让我心慌。

微风徐徐吹来,我望见遍地薰衣草随风摇摆,发出的细碎声响既安静又欢腾,她轻柔的声线落在风的尾声,膨胀的喧嚣彷彿在那瞬间就从世界剥离。

「不要害怕,杰礼。就算要逃,我也会拉着你一起逃。」

/

这峰迴路转惊得我不要不要,前一秒还在放闪吶(・´з`・)

薰衣草的花语就请各位看倌自行谷哥吧,我就不多说了嘻嘻(眨眼

(噗噗废话时间)

今天早上看见收藏数不知何时突然炸出两个,我心情那叫一个激动XDDD

在此谢谢每个给我肯定的人,愿意花时间阅读我的故事

10收我就加更,呃、希望是在正文结束前能够有这第十个啦ತಎತ

没问题,还有一段时间,我等(画圈圈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都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