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 >

在说爱你之后第九章 (9)

发布时间: 2018-12-08 23:49:52

从离开有亦翔在的那个家的那天到现在已经过了快半个月了,儘管半个月还不算是太长的一段时间,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离开亦翔这么久。在这段日子里,亦翔每天都会想办法说服我回家,可是只要一想起他过去的那些恐怖行径,我就很抗拒跟他回家。所以,我不断告诉自己这次绝对不能再心软,不然将来陷入恶梦的人不会只是我一个人。

只不过,回到家里依旧有爸爸在。对现在的我来说,在公司上班的这段时间里是我唯一能放鬆的时候,也是我的避风港,因此当时间越接近下班时间,我就会感到越焦躁不安。

「姊姊,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临时有个小组报告要讨论,没办法去接妳下班。」

听着小勋在电话中的抱歉声音,心里头随即涌上了一阵失落和不安,但我还是说:「没关係,我自己搭公车回家就行了。」

儘管我自己回家没问题,可是问题是在于回家之后,我现在很依赖小勋,如果没有小勋陪在身边的话,我根本不敢回家,但是这样的话我不能说出口,我担心会造成小勋的压力。而且,我必须要早点学会靠自己才行,要是不能克服心里的恐惧,我将来要怎么一个人照顾小孩?

「不行不行,妳现在怀孕欸!怎么可以去跟别人挤公车?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小勋的声音拉回我的思绪,「我就知道妳会说要搭公车,所以我刚刚已经有打电话给彦廷哥了,他说他接完他姪女下课之后就会绕过去找妳,妳记得要在公司等他。」

彦廷哥?

这个新鲜的称呼让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你跟彦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还不都是因为妳的关係。」小勋轻笑了一声,「最近跟他讨论了很多关于妳和姊夫的事,毕竟如果真的要打官司的话,我有很多事情必须要了解,所以就跟他见过几次面,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本来还觉得他有点严肃,没想到他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好相处。」

江彦廷确实是这样的人,他总是面无表情,外表看起来好像对周遭的人事物都漠不关心,但实际上他并不是如此,他总是用行动来给予温暖,像我就不知道被他帮了多少次了?

思绪至此,我突然想起了江彦廷的模样和他曾对我说过的话。

「如果有笨蛋比赛,妳去参加的话一定会拿第一。」

不只是他的表情,就连他说话的语调也常常都是像没有感情一样的平淡,可是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能轻易地敲入我的心底。

只不过,最让我不明白的是,怎么只要想起那些曾经,心里头就会出现一种异样的感觉?躁动得让人感到不安。

我果然是个笨蛋吧。所以,才会连自己的情绪波动都搞不清楚。

现在时间晚上六点半,今天公司的人难得都走得早,除了我之外,公司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结束了今天的工作之后,我一边关门一边等待江彦廷的到来。

和小勋结束通话之后没多久,我接到了江彦廷打来的电话,他说他会先去幼稚园接小雨,之后会再来公司找我,叫我待在公司不要离开。然后,大概在二十分钟之前,我又接到江彦廷的电话,他说他已经接到小雨了,可是因为路上正在塞车所以会晚点到。

「不好意思,要让妳等我。」那时候他在电话中这么说。

其实,该说不好意思的人是我才对。自从被江彦廷发现我和亦翔的事之后,我就给他添了很多麻烦,也接受了很多他的帮助,甚至害他被误会,这些抱歉和感谢都是不管说了再多的对不起和谢谢也不够。

「旻嘉。」

公司的铁捲门还没完全降下,我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喊我的声音,我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不安随即涌上心头。

「太好了,妳还没下班。」相较于我的惊讶,亦翔反而像是鬆了一口气一样的笑了,他快步朝我走来,「我每天都有来公司找妳,可是妳都已经下班了,终于让我遇到妳了。」

原来,他不只是每天打电话给我而已,他每天下班之后都有来公司找我。我突然很庆幸小勋都很早来接我,但这种庆幸的感觉没有持续太久,看着走到我面前停下的他,紧张地问:「你找我要干么?」

「什么干么?当然是要来带妳回家。每次打给妳都说不要,所以我只好亲自来带妳回家了。」他边说边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走,我们回家。」

「我不要!我不要跟你回家!」我想甩开他的手,可是他却越抓越紧。

「为什么不要跟我回家?旻嘉,妳任性了这么久应该也够了吧?」他原本好声好气的声音里开始出现了不耐烦。

「什么叫做我任性?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不想跟你继续在一起的原因?」我反问他,死命地挣扎着,不想被他拖回那个像恶梦一样的生活。

「我都已经顺妳的意让妳暂时搬回家住了还不满意吗?妳到底是要闹到什么时候?」他反问。

我发现亦翔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就算他发脾气或是失手打人也全都是因为我的任性,不是他的问题。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去检讨自己的不对?他如果不检讨自己的话,那种宛如恶梦一样的生活是不会结束的。

「妳是我老婆,妳不跟我在一起要跟谁在一起?」

听见他又要用婚姻来绑住我,我更想从他的手中挣脱开来。有时候亦翔都会给我一种想要把我绑在他身边的感觉,这不是爱,是控制。

叭──

突然间,一道刺耳的喇叭声传来,我吓了一跳,而亦翔也是,他紧抓住我的手忽然鬆开,我立刻把手抽回来,紧张地护在胸前。我转头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一辆白色汽车正开向公司骑楼前方的位置。

汽车才刚停下,汽车的后门随即被打开,一个小女孩从车上跳了下来,「旻嘉阿姨!」

是小雨!

我惊讶地看着她,完全没想到出现的人会是她。她朝我们跑来,然后跑到了我和亦翔的中间位置,她背对着我,张开双臂,对亦翔大声地说:「你不要欺负旻嘉阿姨,她会痛!」

亦翔的表情顿时慌了起来,「我没有欺负她,我只是要带她回家而已。」

「你有!」小雨指着亦翔大喊:「你一直在拉旻嘉阿姨的手,我有看到!」

儘管小雨及时出现替我解围,但我却仍无法放心,反而更是慌了起来,担心小雨会因此激怒他。万一他一失控,连小雨都动手怎么办?可是,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阻小雨。

「高先生,连幼稚园小孩都知道不能对孕妇那么粗鲁了,你这个大人怎么会不知道?」

我惊讶地转过头,当我看见江彦廷的瞬间,我突然有一种看到救星的感觉,就像是在黑暗中看见了一道光亮。

此时,胸口又传来了一阵躁动,但不再像过往一样让人感到不安了。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都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