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 >

我的初恋没走散46.宋家人

发布时间: 2018-12-08 23:08:13

「嗯……」,陈如意渐渐甦醒,她吃力地半睁开眼,透过缝隙,她看见一大片洁净的白色。

她这是在哪啊……?她房间的天花板,不是浅蓝色的吗?怎么现在是一片白啊?

「如意?你醒了?」

这个声音……,啊,她想起来了……,刚刚宋子曦回来了,然后……他好像带着她来看医生的样子。

「水……」,陈如意此时的喉咙很乾,发出来的声音也很哑。

「好,你等我。」

宋子曦站起身,走向护理站跟护理人员要了一个乾净的纸杯,又向前走了几步去饮水机装了一杯温水。

陈如意的视线仍有些模糊,她依稀看见宋子曦的身影走了回来,他将她扶坐起身,并把纸杯靠近她的嘴唇,温柔地对着她说:「来,喝水。」

她听话地张开小嘴,任由温热的开水流入口中,待喝完了水后,她的意识也已经清醒了许多,就连精神也好了不少,四肢也没有像刚才那般痠痛无力了。

她彻底睁开双眼,直直地望着他,「宋子曦……」

「嗯?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已经好很多了。」

宋子曦仍是不放心,他伸过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一下自己,在确定她退烧后,一直提着的那颗心这才敢稍微放鬆下来。

他柔声问着她:「那是怎么了?是还要喝水吗?」

她摇摇头,忽地侧过身,伸手抱紧了他,「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发脾气的。」

他愣了一下,随即回抱着她,「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应该要先听你解释的。」

她又是摇头,在他怀里闷声道:「不,是我不对!」

「可是,我也……」

她强行打断他的话,「不管!就是我不对!」

他顿时失笑,「你连这个也要和我争吗?好吧,那你说,你哪里不对了?」

「你要听我解释了吗?」

「对啊。」

她在他怀里仰起头,战战兢兢地问:「那你……你不会再生气了吧?」

「不会。」

「你保证?」

他举起手,伸出并拢着的三根手指头,「我发誓,我绝不生气。」

「好。」她从他怀里挺起身,轻咳几声清了清喉咙,诚恳地自白道:「那一天……,我应该要拒绝曹老头和倩倩姐介绍的那些对象,我不该跟着他们喝那么多酒的,更不该被人灌醉。然后,我明明看见了许翔也在会场,却没事先通知你,这也是我的不对。所以,你骂我骂得对,我太没有危机意识,太没有身为人家女朋友的自觉了!」

宋子曦听得很满意,但想了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他眉头一皱,「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介绍对象?」

陈如意脸上的表情很是愧疚,她怯怯地将那天年末晚会的过程,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最后,她委屈地眨着眼睛,「起初我也是不愿意的,毕竟我都名花有主了嘛……,可是,我又怕拒绝的话,会扫了他们的兴致,也怕让他们没面子,所以只好勉为其难地去露个脸,谁知,我才去个半小时,就被灌了一堆酒……,但这真的不是我愿意的啊!我只是个小职员……,哪敢反驳上司啊?哪敢得罪那些有钱有势的黄金单身汉啊?」

「嗯哼,可以理解,那……还有吗?」

她瞄了瞄他的脸色,见他似乎没有生气的意思,她才敢继续说下去:「至于被带到许翔家的事情,这我真的很冤枉啊,那一天晚上,我完全没和许翔说过任何一句话,我躲他躲得远远的,真的!但没想到,那个神经病竟然会趁我喝醉的时候把我带走……,实在太可恶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啊……」,她双手合十,眼里充满歉意,可怜兮兮地说:「所以……,求求子曦大大原谅我吧!」

宋子曦轻叹一声,静默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看得陈如意都紧张了起来。

她抿了抿唇,带着哭腔地嘟哝着:「你明明说你不会生气的……,你都骗人。」

剎那间,他猛然笑出声来,「傻瓜,谁说我生气了?」

「那你干嘛不说话?」

他憋着笑意,「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而已。」

「你……讨厌!」她鼓起脸颊,怒瞪着他,难得她都这么老实地和他认错了,他竟然还闹着她玩?怎么这么讨厌啊!

「哈哈哈!」,他笑着将她重新抱进怀里,「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原谅你就是了,那……如意大大能不能也原谅我那天的暴躁呢?」

陈如意本还想跟他赌气,可事实上,她心里半点气也没有。

虽然宋子曦有时候真的很讨人厌,不但爱欺负她、捉弄她,又老是笑她笨、说她胖,但即便如此,她却还是没办法认真对这个让她气得牙痒痒的男人生半点气,因为……,她是如此地喜欢他。

咦?

难不成……其实她是个M,有被虐的倾向?不然怎么能被他欺负了,却仍是那么喜欢他?

还是说,她是被他下蛊毒了,不然她怎么可以这么死心塌地地一直爱慕着他?

呵,若是这么说来的话,她便是从国中那时候就中了他的情蛊啊!也难怪到现在,她还是一样没救、一样喜欢他喜欢得无法自拔,因为这名为宋子曦的情毒早已是深入她的骨髓,既没有解药,也无法连根拔除了。

唉,她想,她这一辈子都会这样被他吃得死死的吧!

不过……,是个M也好,被下蛊也罢,只要他能待在她身边,那怎样都无所谓了。

陈如意笑着叹了一口气,「嗯……我也原谅你了。」

「这样,我们算是和好了?」

她点点头,「对,和好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就算吵架,也不能和我冷战,我受不了那样。」

「好,我答应你,以后我们都不吵架、不冷战了。」他抱紧了她,又道:「你看这才三、四天的冷战,你就生病发高烧,你是打算要吓死我吗?」

「嘿嘿,你吓到啦?」

「废话,要是我没赶回来,你还不知道会烧到几度呢!真是的,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对不起哦……,让你担心了。」

「唉,你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女人。」宋子曦抬腕看錶,已是半夜两点半,「早上打个电话去公司,先请个三天假吧,你得好好休息才行。」

她再次挺起身,「啊?可是……」

他皱着眉地打断她,「还可是?你都得流感了,还不在家休息?你是打算去传染给别人吗?」

她不服气地嘟哝道:「但最近出版社真的很忙啊……,我还有些稿没看完欸!」

「你可以在家边休息边看,但一天不准看超过三小时,你就是太劳累,现在才会病倒。」

「这我也没办法啊,杂誌赶着出刊嘛……」,她噘着嘴,心有不甘地埋怨着:「而且谁叫某人一声不响地就抛下我,自己跑去出差了,让我难过得都生病了!」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那下次出差就把你一起带去。」

她推开他的手并轻揉着自己的鼻子,娇声抗议着:「喂!我现在是病人啊!你怎么能欺负我呢!」

「是啊!你怎么能欺负她呢!」宋柏暐双手抱胸地靠在门口,笑瞇瞇地看着他们。

陈如意闻声转过头,她很是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身穿白袍、但却长得一脸稚气娃娃脸的男子,她不明白为何他会在这时候突然插话,甚至还一直对着他们笑。

但最让她感到疑惑的是,这位娃娃脸医生,他眉宇之间似乎透着一股熟悉的气息,她总觉得在哪看过这张脸,到底是在哪呢……?

她瞄了一旁的宋子曦,又看了看那位医生……,顿时间恍然大悟!

对了!就是宋子曦!这个娃娃脸医生像极了高中时期的宋子曦!

宋子曦挑着眉,不屑地问道:「你又来干嘛?」

宋柏暐翻了个白眼,「大哥,虽然我知道我打扰到你们了,但你口气有必要这么不欢迎我吗?」

陈如意听出了他们两人话语之间的熟识,她忍不住好奇心地拍了拍宋子曦的肩膀,在他耳朵旁轻声问道:「宋子曦,这个人是……?」

宋子曦也学着她的动作,他侧过头在她耳边低声回道:「之前曾跟你说过的那个急诊室主任,也就是我堂弟,宋柏暐。」

「难怪!他长得跟你高中时候很像欸!」

宋子曦诧异地看向她,「有吗?我从不这么觉得。」

陈如意重重地点着头,「真的很像啊!不过……还是你比较帅啦,他长得太稚嫩了。」

说完,她娇羞地低下头偷笑,而宋子曦也被她的话惹得一阵暗笑,心情愉悦地轻捏着她的脸颊,眼里尽是宠溺的神情。

这小俩口亲暱的行为全被宋柏暐看在眼里,他额上青筋不禁跳了跳,现在是怎么回事?那个平时对他冷冰冰的宋子曦,现在竟然会笑得这么开心?这……这还是他认识的宋子曦吗?而且,他们两个刚刚那种情侣间亲密咬耳朵说悄悄话的行为也就算了,现在这洋溢着幸福的脸又是怎样?这是在放闪给他这孤家寡人看吗?

半夜值班已经是够可怜的了,现在还得看他们放闪,这还有天理吗?

身为单身狗一只的宋柏暐很是不悦,他伸出食指指向他们,愤愤道:「你们……你们竟然这样公然放闪?这里是急诊室欸!请你们收敛点好嘛!」

宋子曦收起笑意,理直气壮地回:「我们什么时候放闪了?」

宋柏暐激动地争辩:「刚刚啊,你们刚刚就是在放闪啊!」

「有吗?」宋子曦问着陈如意。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都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