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梦魇妒忌《2》

发布时间: 2018-03-09 03:30:01

沿路,随着机车行驶的风冷却这愤怒,我其实很想大声怒吼着不公平,很想有个同类出现让我不再孤单,很想……

「张雅雅?」我紧急煞车,看到跟平常亮丽的她完全不同,一身狼狈的站在路边,一脸茫然的不知何去何从的模样。

「郑筱琪?」

「妳还好吧?这么晚一个人在这……」

「我跟我男朋友吵架了,那房子是他租的,他叫我走,我也没地方可以去……」

我其实心里有点高兴她现在下场这么惨,但我却说着跟内心相反的话,态度和善的说,「要不要来住我家?」

「可以吗?谢谢……」

啊啊,这感觉真好,这种优越感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帮助自己讨厌的人原来也会很快乐,这就好像有钱多的没处花的人,四处当散财童子的感觉吧。一种比别人高一等的优越感。

丹尼如我预料的又在睡觉,我就带她到客房,等到她梳洗乾净,我差点认不出来,她卸妆根本是不同的人,眼睛跟我一样无神,还满脸的痘疤,平常那张甜美的脸早就像梦一场的消失了。

我刻意假装不在意她卸妆前后的差异,并且当个好的聆听者,听她哭诉,其实我听到一半就不想听了,一般来说我很讨厌听别人讲她的事,一来我会觉得那部分是在跟我炫耀,二来是我比较喜欢让人听我分享。不过,今天是特例,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变这么惨。

原来她跟奥迪男交往三年了,第二年她就把房子退掉、工作辞掉的搬去跟他住,并且他还给她不少钱,让她去学点兴趣,如今两人一大吵,她才发现自己根本一无所有。

哼,真是可悲啊。

我忍着笑意的,随便敷衍的安慰她,忽然想到一个好点子,「不如,妳晚上也跟我一起打工吧。」等她男人知道她居然还跑去夜店打工,就更不可能跟她複合了吧。

「妳说夜店吗?可是……」

「不要紧啦,那也就只是普通的打工而已,不会怎样的,而且时薪有250元喔!」

「真的?」

「真的真的,我等等打电话跟经理说一下,明天妳就跟我一起去吧。」说服她后,这一晚虽然我只剩下不到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但却睡的精神饱满,第一次睁开眼面对新的一天这么有动力。

早上做起工作也活力满点,中午一如既往的吃饭被排挤、被嘲笑像猪还吃这么多也都无所谓,我的心思全都在晚上带张雅雅去酒吧上。

「所以,雅雅从今天开始也开始在这打工了,大家欢迎她。」张雅雅被我怂恿的,画了很淡的妆,整个人看起来普通得要命,不过经理说她满脸笑容的还步错,所以就雇用她了。

我一边带领她熟悉环境的时候,顺便说了雪安跟雯莉的坏话,「尤其是那个雯莉,居然抢我男朋友。」

「咦?妳是说丹呢?」

「不是,我还有另一个男友,这可是妳跟我的秘密喔。」说着,我忍不住有点得意,她现在应该会有一种,以前都错看我的感觉。

「喔……」

「总之,妳最需要小心的是雪安,她那人啊,害过我不少事,都装得一脸无辜呢。」

张雅雅认真的听着,时而为我感到愤怒,时而又点点头的,我之前都不知道她居然是个这么好的倾听者,一想到日后打工的时候,我不是孤单一个就觉得心情很好。

由于她一脸淡妆跟她平常浓妆的样子差很多,平常只有我一个人在当后勤的,现在她也加入我了,在这看脸的时代,就是这么残酷。

「我果然是不是,妆太淡了啊……」

「雅雅,我这是为妳好,妳只需要赚点钱等跟妳男友合好就够了,当后勤也没什么不好啊,妳到时跟妳男友也好解释。」

一提到她男友,她总是能轻易的接受我的说法。

可是我觉得她的战斗力还是太低了,不,我看她也是个虚伪的人,听了我说那么多那两个女的坏话,她居然还有办法若无其事的跟她们聊上两句,害我每次都要偷偷问她聊了什么。

就这样顺利的过了快一个礼拜,我发现张雅雅跟雪安她们聊天的次数愈来愈频繁,有次还一起快乐的从厕所出来,张雅雅看到我时,明显的转移了视线。

一起下班回家时,我忍不住问,「妳跟雪安现在好像很要好?」

「没有啊,她说这礼拜要给我做指甲,所以在跟我讨论要用什么图案才好。」

「做指甲?妳有收钱吗?」

「嗯,我觉得她能免费当我的模特儿很好啊,本来不想收钱的,可是她又很介意,所以就说请我吃饭就好。」

「不收钱?妳不是也学了满久,过没多久就要準备考二级了吗?」

「又还没考过,收钱不好吧。」

啧,在这边装什么好人啊,我打从心底讨厌张雅雅这种假装圣人的行为,她只是想利用免费做指甲这点亲近大家吧。

「而且,材料费那么贵……」

「还好啦,其实一点一点的慢慢买,也没花那么多,像我的材料都尽量选一些可以叠用或是想一些可以交叉搭配的图案……」

不等她讲完,我就不耐烦起来,「好了好了,随便妳。」当我没学美甲啊,讲那种废话是在炫耀自己的专业吗?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她现在可是寄人篱下这件事?

隔天,美甲课下课后,张雅雅就带着工具箱跟雪安出去了,虽然雪安有问我要不要去,但这简直羞辱,随便找个理由搪塞后,我就忿忿的回家了。

一直到晚上打工快迟到,张雅雅都没有回来,结果一去到酒吧,就看见张雅雅画上了平常那种浓到整张脸毫无瑕疵的妆容,连衣服好像都买新的,这一天开始,经理就不让她跟我一起待在后勤的位置了。

她变得很忙碌,连休息时间都不停的在跟雪安她们说话。

「这超美的对不对?一点都不像业余的。」雪安满意的看着指甲。

「我下次也想给妳做,不过,就算不给妳做,也能找妳免费卸甲吗?」雯莉贪小便宜的说。

「当然好啊,我还要谢谢妳们给我机会练习呢。」

「妳谦虚了,真不像某人,明明业余技术又不好,还想着要收钱。」雯莉意有所指,我则装作没听见的继续滑手机,并且立刻在脸书上打了一串发洩的动态。

脸书上的动态就像我的心情日记一样,一整天下来我可以发很多篇,虽然没什么人回应我,可是至少在上面,我可以营造出一种,我不是好惹的感觉。

然而,就算发了动态,还是化解不了此刻的怨气。

这算不算人家说的,好心没好报?我好心让她来我家住、介绍她打工,结果呢?她就这样跟我最讨厌的人要好起来,而且愈来愈过分,六个小时的打工时间都不理我,下了班才一脸无奈的要準备跟我一起回家。

「吶,筱琪,我觉得啊,妳个性可以改一下,如果妳不要老是那么负面的话,就会发现其实大家人都很好。」回家的路上,她居然自以为是的这么说。

她,居然敢对我这么说。

我有没有听错?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