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日,非常〈一〉日常与非日常二、暴雨前的宁静 -4

发布时间: 2018-03-08 12:30:01

「今天天气真好,不觉得吗?」淡然的语调、上扬的音阶,我抬头,看到蓝颐带着笑容玩味的看着我。

原本在心中无处宣洩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出口,所有的不甘瞬间成了怒气......就是这个家伙、就是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就是罪魁祸首!没什么好犹豫的,暧昧不明的态度、总是带着一副看透一切笑容这家伙......就是《傀儡》!

「你到底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奔腾的怒气燻得我浑身发热,我一把揪起了蓝颐的衣领,失控的大吼。

「虽然我不介意,但你忘了这里是哪里吗?」他淡淡的看着我高举的手臂,斜眼撇向一旁,轻视的态度溢于眼表。

「谁管的了那么多啊?」热血在脑中翻腾,儘管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就该收手、冷静下来再做打算,但我一看到蓝颐那副表情就根本冷静不下来,比起之前的冲动更强烈的情绪让我几近发狂,我抡起拳头,只想用我所有力气把眼前这个混帐的脸打歪。

「看来他说的对,你只不过是无法管理情绪的小鬼而已。」蓝颐毫无畏惧的与我四目相对,他那凛然的双眼像是湖泊一样平静无波,像是看透了我一样,他那毫无波澜的湖面正映着我的面目,一个狰狞又丑陋男人。

为什么他能这么毫无畏惧?为什么他能这么不为所动?为什么他可以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现在举起拳头的人、是我!现在压制他的人、是我!现在主宰的人......是我!

「青音!蓝颐!你们在做什么?」粗暴的开门声,伴随着恫吓的警告,教官严肃威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高举的拳头悬在半空,心中的愤怒仍在燃烧,蓝颐的脸依旧淡然。

「没什么,教官,没什么。」蓝颐举起双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像是要向教官证明我们的友好,表明我的拳头与怒火不过是开开玩笑而已。

开什么玩笑?这家伙......根本不把我当回事,你以为你这样自说自话是在帮我吗?自以为是也该有个限度!

我想继续挥动拳头,但蓝颐放在我肩膀的两只手制住了我的动作,他的力气大的超乎想像,两处肩膀一阵酸麻,我痛得放下了双手,只能看着蓝颐继续他的友好伪装。

「我在教官室里就听到青音的声音了,那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啊?」我的眼角余光看到了教官的神情,恐惧让我的怒气瞬间降了温,我瞪大了双眼,教官的眼睛......竟然整个变成了红色,那不是血丝.....而是整个眼白全成了鲜红,他本该平淡的脸成了恶鬼,他外翻的獠牙让我不寒而慄。

「装作没事,这是你唯一的活命机会。」冷冷的耳语让我僵硬的转过头,蓝颐那淡然的表情依旧,他的样子让我怀疑刚刚的声音究竟是不是来自他的口中。

虽然不想承认,但蓝颐的指示让我的惊恐消退了一大半,我僵硬的转过头,勉强自己与教官四目相对,虽然他那狰狞的红眼依然让我畏惧,但做足了心理建设后,我硬是压住了心底的恐惧,拼了命让自己表现得像平常一样。

「你刚刚,是不是吓了一大跳?」教官猩红的双眼像是要把我一丝一毫的表现尽收眼底般,突如其来的问句让我心头一震,他见我没有反应又咧开了嘴,森白的獠牙在我眼前颤动,语调森冷的的续道:「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背后湿润的感觉让我意识到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我想要开口,却被蓝颐先一步的打断:「被那么一大叫谁都会吓一跳的吧?跟鬼一样恐怖啊教官。」

他深深的看了我与蓝颐一眼,吁了口气,尽然又变成了原来的面目,他打哈哈似的说:「嘿,没什么事就好,不然青音,我可不保证你可以安全过关喔。」

我一凛,强自镇定的让自己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暗暗深呼吸后用与平常一样的语调说:「那可就不太妙了。」

蓝颐刺人的视线总算移开了,他也跟着开玩笑:「教官,就算你不让他过,考出来的成绩也会让他过吧?」

「哈哈说的也是,聪明的还真还真是讨人厌啊。」教官完全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不管是面目、语调,都还是那个会与学生互开玩笑的温和教官,但他那狰狞的恶鬼样却已经深深的映在我心底,他所说的每一句玩笑都像是有意的恫吓,我现在只想逃离他,逃得越远越好。

「好了你们,整天就给我搞些有的没的,蓝颐,快上课了你先回教室吧,青音还有一堆考卷要写咧。」他摊摊手,上课中很巧的在此时响起,我看蓝颐一副準备要离开样子,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开口试探:「看来放学后可能没办法了呢。」

虽然教官看上去对我的疑心已经解除了,但谁知道这是不是欲擒故纵,我说这句话就只想求个保障,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一定知晓了大部份详情,如果是他说的话,那应该也会有一定的可信度。

「你别想,要是不来我就去你家把你给拖出来。」蓝颐没有回头,边说边走上楼梯,半举着双手和我道别。

也就是说我还能活到放学后的意思就是了,虽然暂时是没有什么危险......我原本还以为改变的就只有时间的因果,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还有那教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刚有人经过这里却都没有人对教官的异状有反应,难道就只有我和蓝颐看的到他那模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简直就跟阴阳眼没两样啊......

疯了吧?这世界......

「放学后,要去哪里啊?」教官搭住我的肩,嘴里催吐出来的气息让我身上的寒毛全立了起来。

「你会不会管太宽了?」我咬牙切齿,像是平常一样没好气的回嘴,现在如果表现出惧怕的样子反而会被怀疑,那还不如让自己趁现在多讨回一点刚刚失去的气势。

「青音,我好歹也是教官啊......」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