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惊悚 >

人格杀手C12.

发布时间: 2018-02-21 20:30:03

昏暗的房间里,拉上的窗帘使光线只能从缝隙中挣扎,仅仅照亮了吴志勛的侧颜,他站在衣柜前,神情冷漠而尖锐的对着门板上挂着的镜子整理仪容,他不疾不徐地摺好身上灰色衬衫的衣领,胸前敞开的釦子露出了脖子下的肌肤,恰恰好的袒露不让人感到过于狂野,从镜子里看了眼还在后方双人床上熟睡的笑奈,他转身走出房间,经过客厅桌子时顺手抄起桌上一个压着纸袋的录音笔,拉开大门,阳光这才照映到吴志勛整脸,可是他面容上的冰冷却没有因此融化,反而巩固得彷彿能反噬掉阳光。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不出三秒就被接通,他说:「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準备好了吗?」

电话那头的李一鹤赫然有些紧张,即便是辗转难眠思考了整夜,依旧对未知的未来难以平静,「嗯。」

「你没有后悔的余地。」

「就算后悔,我也只能走下去。」

两个人心里都很清楚,现在才是序幕的开始,从现在开始他们所做的事情都很可能会让他们失去理智、失去信心,甚至失去一切。

吴志勛忍受着刺眼抬头往光线来源看,他知道,反噬阳光的代价,就是与全世界为敌,但他的无所畏惧能与世界抗衡。

因为他是吴志勛。

两人循着调查到的地址来到一栋高级大楼,坐上电梯直往六楼,接着走向跟地址上相同号码的大门前。

李一鹤瞥了眼门边的密码锁,马上听见雷洛兴奋的声音。

【这种勾当好久没做了,赶紧拆了!】

他冷哼了一声,朝旁边的吴志勛说:「雷洛建议拆了。」

「这事你在行,你来。」

他从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握住刀柄的瞬间就抬手往密码锁的机器盒插下去,显示密码的蓝色萤幕立刻暗了下来,他再将刀身往下压,机器盒碎成好几块,留在墙面上的还冒着小白烟。

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抬脚往门板用力一踹,几乎是要拆房子的力道让大门砰的一声开启,也让屋主吓得赶紧出来查看。

「你们干嘛?」徐瑾旸丝毫不慌张,只是见到来者二人有些惊讶。

李一鹤本来想回话,却在看见出现在徐瑾旸身后的马柏苑露出不安的表情之后将话与全吞回喉间。

「你他妈把艾嘉绑哪去了?」吴世勛没好气地问。

本来应该要露出狐疑表情,对吴志勛的质问一点头绪也没有,但是徐瑾旸却一脸镇定,神情僵硬,好像对此并不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

「我没有抓她。」他否认道。

这个回答换来吴志勛不屑的冷笑,「你当大家很好骗?」他接着秀出录音笔,这是那天鹿钦交给他的纸袋里装着的,他按下拨放键,一段杂音后开始出现人声。

「把这个叫温艾嘉女孩子抓来。」池蒙老练沉稳的声音传出。

「……您是从哪里找到这个女孩的?」而回话的声音,正是徐瑾旸。

「她不是吴志勛身边的人嘛,我调查过了,她的特质很适合培育成人格杀手,成功率很高。」池蒙接着说:「把她抓来,越快越好。」

「是。」

录音到此中断,吴志勛放下录音笔,语气讽刺地说:「你说没抓人,那录音里回答『是』的人是谁?」

徐瑾旸的冷静因为这段录音而有了一丝动摇,不过他知道绝不能露出马脚,这会让事情更难解决,于是故作镇定地说:「吴志勛,你冷静点,谁会计划这种事还自己录音留证,肯定有人在背后捅我刀。」

「关我什么事,就算你这走狗今天被池蒙给遗弃杀害也不关我的事。」吴志勛毫不领情,继续质问:「艾嘉人呢?」

「人不是我抓的!」徐瑾旸喊道。

【喂,你还不出声?好歹马柏苑和你也是一路走来的,看看她的表情。】雷洛忍了这么久终于看不下去。

在一旁的李一鹤为了不伤害到马柏苑一直都没有出声,他知道越是苛责徐瑾旸就会让马柏苑心里越难受,但是他也担心温艾嘉的安危,他没有办法为了不伤害马柏苑而不顾他人性命,从刚刚徐瑾旸说的话里里抓到把柄的他开口问道:「所以你是一早就知道艾嘉有危险却装哑巴,现在想推卸责任?」

「我……」徐瑾旸百口莫辩,还真的被质问得跟哑巴一样。

「徐瑾旸,那天绑走艾嘉的都是你底下的人,没有你的指示他们怎么敢行动,你到底还要狡辩什么?」

虽然自己身为人格杀手,但是李一鹤却对温艾嘉要被训练成人格杀手很是反对,想起当年那些在训练森林里经历的事,他就无法对这件事情置之不理,他不想看见别人去经历那些痛苦绝望。再者,李一鹤也不是傻子,他不可能至今都不怀疑池蒙,他很清楚只有让自己置身其中才能找到真相。

「你放过艾嘉吧……」

徐瑾旸不敢置信的转过身,站在他面前的马柏苑已然没了平时的活泼朝气,取而代之的,是她一脸失望忧愁,那本来炯炯有神的瞳孔里失去光彩,就像颗殒落的小行星。

「小苑,相信我,我真的没做。」看着马柏苑眼里露出的失望,徐瑾旸一下子慌了。

马柏苑缓缓迈开脚步,来到徐瑾旸面前,她看着他,伸手指向吴志勛手里紧握的录音笔,轻声道:「那是你跟池爷的对话,对吗?」

「小苑──」

「回答我,对不对?」

面对马柏苑的逼问他毫无招架之力,尤其是在看见对方眼眶里逐渐泛出的泪水,他更是没办法为自己辩解。

「对。」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马柏苑还是难以接受地蹒跚向后退了一步,拒绝了徐瑾旸的搀扶,她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嘴里略带指责的口吻道:「你答应过我不会再伤害人的。」

徐瑾旸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跳进黄河都洗不清,那从马柏苑眼里露出的失望狠狠地绞着他的心脏,他没办法说出自己的两难,他说不出身为池蒙助手的自己只能玩两面手法,一面让池蒙以为自己照着他的期望做事,一面用尽理由方法来延误任务。

他说不出自己是在用性命来保护马柏苑与和她有关的一切。

嘣──吴志勛一拳揍在徐瑾旸脸上,毫无防备的徐瑾旸重重地撞在桌上,因为痛觉而无法使出力气的他坐在地上轻发出低吟。

因愤怒而双眼发红的吴志勛从腰间拔出一把左轮手枪,枪口对着地上的徐瑾旸的脑门并发出警告:「我告诉你,要是你今天不说出艾嘉的下落,我会杀了你,回头再抄了池蒙全组织下去陪你。」

「我会去找她。」徐瑾旸抹掉嘴角流下的血液,狼狈的他忍着伤口传来的疼痛说:「我保证。」

「哼!」吴志勛将子弹上膛,嘴里满是不屑地说:「你最好说到做到,要是艾嘉出什么事,我就拿你的死来赔。」

听着吴志勛的威胁,成为众矢之的的徐瑾旸在被揍了一拳之后才完全明白自己是被池蒙陷害,他开始猜想自己什么时候露出马脚,猜想池蒙大概是发现了最近他们几个走得特别近,害怕自己会把有关组织的秘密告诉他们,甚至团结起来反抗组织,所以才会在所有人还没达到共识的时候下手为强。

设计让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不仁不义是吗。

徐瑾旸冷笑,池爷,您的用心良苦我受用了,我肯定……

好好报答您。

$

夜晚,被李一鹤带回家里的马柏苑至今一语未发,她躲在客房里,蹲在角落眼泪吧哒吧哒地掉,回想起徐瑾旸答应自己不会再为了组织去伤害人,今天却发生温艾嘉被绑走的事,她知道自己不能听片面之词就认定是徐瑾旸做的,但是那段录音和李一鹤亲眼所见就是最好的证据,不管徐瑾旸怎么解释,她实在不敢断然相信。

现在想想,自己和徐瑾旸的交往也是很突然,她在没有完全了解徐瑾旸的情况下就答应了对方的追求,不论交往后徐瑾旸是怎样的待她好,她看见的也只有在自己面前,对徐瑾旸在离开自己视线之后的所作所为,她完全不清楚。

从角落站了起来,马柏苑走到衣柜旁的镜子前,她仔细地端倪着镜中的自己,双眼因为哭泣而红肿湿润,鼻子也哭红了,净白的脸庞上挂着未乾的泪渍,整个人看上去憔悴极了。

盯着盯着,马柏苑突然笑了,笑得很邪媚,丝毫没有刚刚看起来那样软弱。

「这种垃圾事也能哭这么惨,妳看看眼睛被妳哭成这样明天消不了啦!」伯爵嫌弃地抹掉脸上的泪水,一靠近镜子看见自己的眼睛成了这副德行不禁急得大叫:「马柏苑我会被妳气死!温艾嘉被抓走甘妳屁事,哭成这模样给自己找罪受,还拖累我!」

她想出去找东西冰敷,但是看见房间内简单的摆设后才发现这里不是马柏苑家,顿时停下了脚步,为了不出去被李一鹤发现自己跑出来了,伯爵只好作罢,回头重重地坐在床沿上。

「马柏苑,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徐瑾旸不是什么好人不要再靠近他,妳偏不相信。」伯爵因为生气,语气变得冷漠,开始教训道:「长点智商吧,别爱上了一个人就忘记自己的本分,妳要是敢为了徐瑾旸做什么反抗我的事就看看我会怎么惩罚妳。」

她抬眼,窗台上那盆绿植栽已经因为缺水而开始泛黄,逐渐枯萎。

上一篇: 人格杀手C7. 下一篇: 人格杀手C15.
首页
深度阅读相关内容:
  • 惊悚 >